顶部
2018年04月20日 星期五
第05版:观点·视点 监督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第09版

第10版

第11版

第12版
2018年04月20日 星期五
圆桌论坛
乡村振兴 产业先行


本报美编 张维麟 画

    编者按

    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这是中央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总要求。这20字中,首当其冲的是产业兴旺。乡村没有稳固的产业,村民没有稳定的收入,振兴就无从谈起。本期圆桌论坛,我们一起来讨论乡村振兴如何走好产业之路。

    用好用活生态优势

    朱婧

    党的十九大提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中央一号文件对统筹推进农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作了全面部署。对云南来说,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主引擎,生态环境是必须守住的红线,因而,不仅要找准发展路子,还要选对发展方式。

    贯彻落实好乡村振兴战略,云南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不仅拥有高原、山区等独特的地形地貌,还保留有森林、梯田等自然景观,一些乡村是古村落,里面有不少古建筑,文化资源丰富,例如,腾冲的银杏村、曲靖会泽的白雾村;还有一些乡村在脱贫攻坚的过程中正在培育产业,发展种植业或者乡村旅游业,例如昭通盐津县的豆沙古镇。但是,有的地方在生态优势、文化资源被发掘、逐渐盘活的过程中,自然环境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

    自然生态环境是我们发展的底子,此前我们发展种植业,要么出现化肥农药过量使用,要么不顾土地条件种植不适宜的经济林木,这些发展方式可能增加了产量和收入,但也带来一些生态环境的问题。湖泊、水源、土壤被污染,那么乡村的美就会降级减分;农作物带着超标的农残,乡村产业发展优势也会大打折扣。所以,谋求发展要守好生态环境这条红线,避免其成为发展的制约因素,要善于发挥生态优势,形成“生态保护—产业发展—农民受益”的良性发展模式。例如,在昭通彝良小草坝,野生天麻数量有限,为了发挥生态优势,当地人在科学家的指导下采用仿野生种植,这不仅解决了纯野生状态下天麻萌发率、成活率很低的问题,也在保护纯野生天麻资源的同时通过人工授粉提高了产量。保护好小草坝的自然生态环境,也保持和提升了当地天麻产品的质量,形成了产业优势,当地村民也因此获益,不断实现增收致富。

    乡村振兴既要视野向前,看规划、看市场,勇于探索创新,也要眼光向内,对乡村生态环境、村民生活质量保持关注和评估,把简单粗放的方式抛弃,把不适合的产业淘汰,找到发掘生态优势的、可持续的发展路子。乡村振兴要守住生态红线,善于借助这些资源发展适宜的产业,同时,通过保护和发掘生态优势使当地人受益,通过产业促民增收,改善人居环境,提升村民生活质量,这样才能形成守住生态红线的自觉性,实现增产增收增效的可持续性。

    着力构建乡村新业态

    刘薇薇

    乡村振兴总要求有“五句诀”: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其中,“产业兴旺”被放到了第一的位置上。2017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在对“产业兴旺”的具体阐释中,作出了“壮大新产业新业态,拓展农业产业链价值链”的要求,并明确要“充分发挥乡村各类物质与非物质资源富集的独特优势,利用‘旅游+’、‘生态+’等模式,推进农业、林业与旅游、教育、文化、康养等产业深度融合”。

    近年来,伴随着经济社会的逐步转型升级,我国农村不断涌现出一批新兴产业业态。在传统的种养殖产业之外,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农产品精深加工、农村电商等产业异军突起,一批乡村“创客”在农村开辟出了更广阔的天地。就像2008年开始以“洋家乐”面貌逐渐崛起的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民宿业,就是很多乡村“创客”对传统“农家乐”进行升级改造、更新迭代而成的。从最初的几家民宿到现在初具规模的一批精品民宿山居的聚集与崛起,再加上“旅游+”“生态+”“互联网+”等模式的串联与导入,“莫干山”已经成为了中国乡村民宿业的一块金字招牌。再如浙江省松阳县,这个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誉为“最后的江南秘境”的地方,原本隐藏着100多个格局完整的传统村落。在松阳平田村,当地政府通过邀请专业建筑设计团队对当地闲置老旧宅子进行建筑空间设计和再造,赋予原民居予新的功能,乡村的整体改造推动了当地的旅游产业复兴和资源再生,过去破败的村落已成为乡村经济振兴的新引擎。

    乡村既是我们精神的原乡,也是各种资源集聚的富矿,更是文旅产业大有可为的一片蓝海。事实上,乡村的产业复兴并不需要只盯着传统产业来发力,找到自我的资源优势,或是创造条件形成优势,同样可以有所作为。就比如当前,一些眼光独到的“创客”发现到了乡村独有的文化价值,将文化创意产业融入地方风物,把传统的物产、文化变成有故事的、能够表达乡土情怀的文创商品和品牌,“文创+旅游”“文创+教育”“文创+演艺”等融合嫁接的模式,正逐步成为农村特色产业建设的一股清流,通过情感营销、打造乡村文化IP的推广方式,正在我国的长三角地区弥漫开来。

    激活乡村发展的动能,最重要的是需要积极转变观念,对乡村的经济价值、生态价值、文化价值进行再认识再梳理,要在充分挖掘乡村生态、文化、生活方式的特色和优势的基础上,结合消费升级趋势,对乡村的产业发展进行精准定位,宜工则工、宜农则农、宜文则文、宜游则游,同时依托产业支点拓展产业链价值链,推动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发展,不断培育出一批要素集聚、主体多元、机制高效、体系完整的农业农村新业态,如此才能够不断延伸产业发展的链条,为乡村的可持续发展之路源源供氧。

    产业转型升级当加快

    易晖

    清明节到个旧市卡房镇给外婆上坟,这里是一个老工业重镇,记得多年前村镇里遍布无数的小矿井和选矿厂,大多依河而建,工业废水和矿渣、泥浆排进河里,或进入村民田地污染了水源,许多山体因开矿常发生泥石流。虽然有许多老板和村民短时间内挣了不少钱,但生态环境恶化,乡村的表面繁荣之下是不可持续发展的局面。

    近年来,个旧市加快工业转型升级,构建战略性新兴产业引领、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的开放、外向、低碳、集约、高效型现代工业体系,强制淘汰了大批污染重、管理粗放、能耗物耗高的小选矿、小冶炼生产企业,通过推进行业整合、企业重组,解决了一直以来出现的“小、散、乱”问题,并在对老矿业进行技术改造的同时引进一些轻工业项目。目前,卡房镇矿区的生态修复工作已有起色,昔日发生泥石流的地段修建了石坝,被拉矿车压坏的公路经过修复上了等级。然而,产业转型升级是个艰难的过程,一批“五小企业”被关停后,村里一时显得衰败,大片房屋闲置,产业呈现空心化,乡村如何振兴成为新的课题。

    我在卡房镇农贸市场发现,当地远离污染后,绿色农产品的品质大有提升。许多村民在野外养殖的生态猪、生态鸡和小香蕉价廉物美,引来许多城里人在此大量采购。如果当地特色农业能够做大,不失为一条新的转型之路。目前,个旧市老城区交通拥堵严重,人们在周末渴望到乡村放松,卡房镇离市区不远,遗憾的是没有成规模的农家乐和度假山庄,而这正好是当地发展的潜力所在。一些废弃的厂房、医院只要加以适当改造,就能成为振兴乡村的新实体,这也可以变废为宝,节约资源和经营成本。

    对于千年锡都个旧来说,可以开采的矿产资源已所剩不多,城乡转型升级迫在眉睫,除了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生产性服务业和现代农业外,还可利用独特的气候优势,发展健康安居产业。个旧年平均气温16.4℃,最冷月(1月):10.1℃,最热月(7月):20.5℃,被称为“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之一”。不少当地人认为个旧比昆明更像春城,只不过有实无名而已。在我看来,今后个旧应该加大对自身自然资源、发展战略的宣传力度,把“小春城”的名号叫响,像昆明一样,吸引外地人来此过慢生活,成为休闲之都。而个旧的休闲产业已有良好的基础,比如个旧烧烤遍及省内各地,仅从个旧特色饮食业来看,其实就是一座永不会枯竭的富矿,让城市有活力,并带动乡村振兴。但愿许多发展条件与卡房镇相似的地方,能够尽快走上小城镇和乡村振兴之路,实现产业从初级向高级、粗放向集约、制造向创造的全方位转型。

    人居环境整治要跟上

    余国鹏

    乡村振兴关键在于产业振兴,产业兴则百业兴。一般来看,推动乡村产业振兴都要经历传统到现代、单一到多样的路径,其中,美丽的人居环境可以看作是一种重要的生产力。整洁有序、功能齐备的乡村就是一个旅游景区,源源不断的人流就是资金流,无论是从解决现实问题还是从谋划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振兴乡村都应更大力度地推进人居环境整治。

    “看山望水忆乡愁”,这是很多游客对于乡村的向往。当前,绝大多数的乡村不缺绿水青山、自然野趣、特色民俗,缺的往往是运转有序的垃圾处理设施、通畅无碍的乡村道路网以及覆盖全面的功能分区。在遍地垃圾和刺鼻的臭味中,想必乡村的自然美景是要大打折扣的,甚至会让人有上当受骗的感觉,一来二去,外地游客不愿进入乡村,人流稀少,产业多样化也就缺乏市场了。对于本地村民来说,美好的人居环境也是他们的殷切期盼,尤其是在当前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的大背景下,广大农民群众的收入进一步提高,对生活、环境的舒适度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往往对村容村貌表示出更高的关注度。相关部门应在此发展形势下主动思考,通过有效的举措,在整体上调动村民参与乡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垃圾处理是乡村人居环境整治必须解决的最主要问题。当前乡村垃圾处理面临的困境在于不断增多的垃圾来源和捉襟见肘的垃圾处理设施,因此,解决问题也要对症下药,一方面要控制源头,另一方面也要完善垃圾处理设施和工作机制。随着乡村生活方式不断向城市靠拢,塑料、泡沫等工业垃圾不断增多;此外,在一些地方有禁不止,乡村特别是城市结合部仍然是城市垃圾的倾倒点,渐趋庞大的垃圾数量使乡村难以消化,这两个源头都应进行有效控制。同时,在不断增长的垃圾数量面前,乡村垃圾处理设施还显得比较匮乏,尽管一些地方采取了城乡一体化的垃圾处理方式,但对于乡村内循环、完善功能等还很不够,尤其从推进乡村旅游业发展来考虑,这块短板的确应尽快补齐。

    近年来,乡村旅游在全国各地一片火热,但几家欢乐几家愁,并不是都能取得良好的成果。通过对比分析几个案例不难发现,乡村人居环境作为新兴产业发展的基础,美化提升是理所当然,一旦开始恶化,必然会影响游客的兴致,且这种负面效应带有决定性和整体性。所以,不论是抓住游客的“胃”或“眼睛”,还是抓住其他,乡村人居环境整治都应该走在产业发展前面,并且与产业相伴而行。

    当然,我们说更大力度推进乡村人居环境整治,并非要肆意蛮干,而是要充分尊重乡村长期以来的发展规律和习惯。乡村是美好的,她原本就拥有一套成熟可循环的环境保护机制,在新形势下推进乡村人居环境整治,可以与原有的这套机制有机结合起来,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突出特色的成效。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