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5月11日 星期五
第09版:云之美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第09版

第10版

第11版

第12版
2018年05月11日 星期五
母亲河的见证


本报美编 郭金龙 制图
本报记者 张彤 摄

    张永权

    家住盘龙江畔,常到江边散步看水。今天望着这一条重新变清,焕发出青春活力的盘龙江,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仿佛这几经变化的江水在向我叙说:人间沧桑多少事,难历江河万古流。随着这一江清流,走进盘龙江的古往今来,走向生机盎然的盘龙大地。

    盘龙江是昆明的母亲河

    盘龙江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昆明市的母亲河。她发源于昆明的嵩明县西北部梁王山西麓北沙坡喳拉箐,一个个玉水般的泉眼,汇成一条条银线一样的涓涓细流,流进牧羊河,向着西南面的昆明坝子流去,经阿子营、白邑(卲甸),又吸纳进滇源古镇青龙潭、黑龙潭的银水玉液,流量大增,穿越小河乡与岔河相会后,如盘龙出山,势不可挡,便叫盘龙江了。盘龙出山,在松华坝水库稍作停留,出库后一路欢歌,又以其“天地精华之恩”浸润着上坝、中坝、雨树村、落索坡、浪口、北仓等村寨的良田沃土,穿过霖雨桥、金刀营、张家营后,流进昆明市的主城区怀抱,她便以母亲的胸怀,时而拥抱着盘龙区、五华区,时而又和官渡区亲吻,最后至金家村、洪家村,流进滇池,在高原明珠上获得永恒。

    昆明这条全长108公里,流域面积847平方公里,年径流量2.75亿立方米的母亲河,以她慈母般的双眼,看着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千万年的沧桑巨变,早在30000年前,她的每一朵浪花都记下了远古昆明人在这片“花枝不断四时春”的土地上勤劳创造,使昆明成为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她更以一位伟大的母亲,为盘龙大地作证,为昆明作证。她见证了一座2200多年建城历史的城池,怎样以一个少数民族部落的名字为城名到楚国大将庄蹻入滇,在盘龙江畔、滇池之滨,和当地各民族部落联盟,建立了古滇王国,让中原内地的先进文化与滇池流域的民族文化相结合,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滇文化;她见证了在风雨中前行的每一页历史的沉重与辉煌和一个个历史人物的伟绩丰功,赛典赤主滇、郑和航海天下、重九起义、护国首义、讲武堂走出共和国的开囯元勋朱德元帅、驼峰航线与滇缅公路、聂耳的《义勇军进行曲》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等等,无不体现出中华民族伟大的民族精神。她见证了1949年12月9日卢汉顺应历史潮流的起义,第一面五星红旗在五华山升起和1950年2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兵团在陈赓将军率领下进入昆明,万人空巷,高举毛主席、朱总司令画像、欢唱“金凤子开红花”的新歌,迎接解放军入城的伟大时刻。她见证了新生后的历史文化名城昆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所经历半个多世纪砥砺前行的时代巨变,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飞跃发展。自然她也以自身在上世纪70年代后因某种环境下所受到的越来越严重的污染而哭泣,也因在近几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五年获得的又一次新生而欢欣。

    重现盘龙江天上银河之美

    对于家住盘龙江畔金安小区的我,对这条母亲河在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前后所发生的变化,也和母亲河的见证一样,有一种刻骨铭心的体验。

    1965年我大学毕业来到昆明,至今已有50余年了,我从一个异乡人变成了一个地道的昆明人,盘龙江也在眼中出现了三种不同的景观。当时,我在昆明看风景,曽记下几句顺囗溜:“翠湖荷花别样红,竹林对歌欢笑多。一条红鲤跳进船,滇池赏月逐清波。得胜桥上望盘龙,顽童戏水水唱歌。”说的是初到云南的我,星期天到翠湖看荷花、听对歌,又曾在中秋月夜邀约着在滇从军的业余作者高洪波、工人诗人毛诗奇到滇池划船赏月,竟有一条鲤鱼跳进船来,我还开玩笑说,鲤鱼跳龙门,是吉兆,看来有人有好事了。果不出所料,曽在我们编辑部学习、帮助工作的高洪波后来转业回到北京,在冯牧的关照培养下成长起来,成为中国作家协会的副主席,那是后话。记得当时到得胜桥或小菜园看盘龙江风景,虽然江堤少花草,但江水清明,可照见房屋人影,一些小学生光着屁股在河里游泳、打水仗,还有一些姑娘主妇在江边浣衣、洗菜、掏米,甚至还有人挑着江水去饮用的。可见当时的盘龙江是何等的清澈美好,至少也是2类水质。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时光不过眨眼工夫,我眼中的盘龙江曾经的美好景象,一下就不见了。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以后,人们在发展建设中,走了一条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的错误之路,盘龙江两岸的各类工厂平地而起,大多为省钱不建污水处理设备,一条条有毒有害的工业污水象恶龙一样,扑向美丽善良的盘龙,吸尽了恩泽大地恩泽人们的盘龙清水,加上生活污水和各种养殖场的粪水,也争先恐后地排进盘龙江,美丽善良的母亲河遭受侮辱,江水一天天变浊变黑,散发出薰人的臭气。江边杂草丛生,蚊虫苍蝇围着岸边的死鸡臭鱼争食,盘龙成了死龙。记得我2001年8月搬到金安小区时,还没走到霖雨桥,那从桥下发出的臭气扑面而来,差点令人窒息,再也不敢去江边散步了。不过几年的时光,盘尤江和滇池的水质,全都变成为了劣V类,高原明珠被污损。人们在忧思中,发出了震撼天地的呼喊:救救盘龙江,救救滇池。

    呼声终于变成了昆明人的行动。拯救盘龙江、治理盘龙江,还母亲河以美丽,成为昆明人中国梦中的一个美好梦想。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四个全面”战略任务和“五位一体”国家建设的总体格局中,把生态文明纳入其中,更是加快了实现这个梦想的步伐。让母亲河欣慰的是,为还她的美丽昆明市各级政府加大了投入,于2008年就在全国率先实行了河长制。特别是在砥砺奋进的5年关键时期,河长制进一步完善并覆盖到盘龙江流域和滇池全境。现在我每次到霖雨桥畔,映入眼帘的就是屹立在桥头两边的河长制的告示牌,那上边显示的是盘龙江的总河长由中共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程连元担任,并写明了主要任务和目的,不准排放污水,不准倾倒垃圾,不准洗车,不准钓鱼,不准游泳等作为硬性规定。各个河段的分段河长由流经的区县主要领导同志担仼。任务明确,责任到人,真抓实干,做到河流清洁有人管,河道绿化有人护,违规违法行为有人抓,加快了对盘龙江的治理。程连元在最近率领包括盘龙区、五华区、官渡区的河长,对盘龙江进行了现场巡查。他特别强调要进一步加大对源头和排污的治理,并对盘龙区龙头街历史文化名人旧居的修复管理,提出了明硧的要求。盘龙区在母亲河的治理上,更是承担着重要的任务。要实现生态盘龙、山水盘龙的目标,必须首先从源头抓起,才能还母亲河以美丽。在建设现代盘龙、繁荣盘龙、文化盘龙、传统盘龙的同时,重视生态盘龙的建设,其中牛栏江䃼水工程的完成,大量生态原水注入盘龙江,注入滇池,不过才两三年时间,就给滇池䃼水14亿多立方,盘龙江和滇池的水质已大为改观,特别是盘龙江的水质现在发生了质的飞跃,中上游达到可饮用的2类水质,历史文化名城的昆明也同时正在成为一座生态文明的现代之城。

    盘龙江作证,改革奋进,逐梦前行。北部山水生态新城建设中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生态奇观。牛栏江补水工程进盘龙江的入水囗,一道银瀑飞流直下,城市银河天上来,形成蓝天白云银瀑绿地相融一体的美丽画面。瀑布的瀑面宽阔,声势宏大,飞落银花四溅,送爽四面八方。虽为人造,但却生态,成为昆明人就能在市内享受大自然山水恩恵的休闲之地。在盘龙江两岸,随着江水一天天变清,又重现当年的蓝天白云、绿水青山、花开四季、空气清新的美丽情景。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