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5月11日 星期五
第11版:云之美·读书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第09版

第10版

第11版

第12版
2018年05月11日 星期五
云岭阅读
云南藏书蕴大观


    杨  燕

    谈及中国的藏书文化,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明代和清代官修的中华典籍集大成者——《永乐大典》《四库全书》,以及中国现存最早的私家藏书楼——天一阁等等。对于云南的藏书文化,由于研究论及者寡,人们知之甚少。 

    近读云南省图书馆研究馆员王水乔著《云南藏书文化研究》一书,书中呈现的丰富多元的云南藏书文化让人眼前一亮。该书围绕四大藏书系统即宗教藏书、书院藏书、私家藏书和官府藏书,从文化视角对云南藏书的历史进行了全面的阐述。从中不难看出,虽然云南偏居一隅,但受汉文化影响,元明清以来云南藏书文化系统已相对完整,通过书籍由“藏”而“传”的过程,使读书风气广布于庙堂民间,民族文化薪火在三迤大地代代相传。

    云南是中国民族种类最多的省,也是宗教种类最多的省。因此,云南的宗教藏书极为丰富多元。元明清时期遍布全省的寺院及其僧人对佛经孜孜不倦地收集、整理,使得汉传佛教寺院藏书较为丰富,这突出表现在南诏大理国时期丰富的佛经抄写和收藏。正是得益于当时寺院的收藏,一批珍贵的经卷得以流传下来,如列入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的13种大理国写经;历史悠久的南传佛教寺院藏书,又为我们留下了富有地域特色的贝叶经。研究表明,历史上,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每座佛寺旁都有一个藏经阁,傣语称为“波顺”,所有的贝叶经都统一保管于此。西双版纳成为中国保存贝叶经最多的地区,近4000册;云南各民族最普遍的信仰形式——原始宗教则为我们留下了用纳西族象形文字书写的东巴经和彝族文字书写的毕摩经两件珍品。据不完全统计,现存东巴经的数量国内外有2万多册,由彝族毕摩世代抄写流传的毕摩经被收藏的有1000多部。

    中国历史上有许多嗜书如命的藏书家,云南也不乏其人。木增、袁嘉谷、赵藩、陈荣昌、李根源、方树梅……他们访书、选书、借书、抄书、购书、赠书、征书、校书、辑佚、编撰、刊刻,一生致力于中华优秀典籍及云南地方文献的收藏、整理、刊刻、传播。明代丽江土知府木增为藏书特盖“万卷楼”,广集百家之书,多时达3万多册。遗憾的是兵燹楼毁,只有零星书籍散落民间,上面印有“万卷楼记”字样。藏书家方树梅北游万里访书更是在云南藏书史上留下了一段佳话。方树梅好学不倦,为广收博采,遍迹于昆明书肆。有感于“平生搜罗仅限于西南,乡贤遗著散于海内者犹多,因发奋远道物色”,于1934年北游访书至上海、北京、陕西等12省,购得云南相关书籍约三万卷。北游访书回滇后,方树梅作诗一首:“南北遨游愿不违,半肩文献尽珠玑。平生第一快心事,多少先贤伴我归”,直抒胸臆,欣喜之情跃然纸上。正是这些藏书家殚精竭虑,孜孜以求地收集、整理,一大批珍贵的文献才得以保存、流传下来。其中,截至2014年,云南省收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的古籍就有216种。

    书籍是人类文明的重要载体。中国人在读书之上,形成的独具特色的藏书文化,保存、传播了博大精深的中国历史文化。王水乔研究馆员在浩繁的云南地方古籍中搜剔耙梳,探索深究撰写《云南藏书文化研究》的努力,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云南文化传承的来路宽广、多元。依凭着这些丰厚的文化遗产和承继的历代藏书家爱书、读书的传统,一个书香云南可期!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