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5月16日 星期三
第12版:云关注·文史哲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8版

第09版

第10版

第11版

第12版
2018年05月16日 星期三
他既是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者,又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先驱者,还是云南少数民族青年赴法勤工俭学第一人——
“如闪电之耀亮”的先驱张伯简


张伯简(1898-1926)


1925年国光书店出版的《社会进化简史》封面


1925年国光书店出版的《社会进化简史》内页


1943年毛泽东委托胡乔木搜集《社会进化简史》


1952年中央人民政府颁发的张伯简光荣纪念证

    □ 中共云南省委党史研究室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强调:“马克思主义不仅深刻改变了世界,也深刻改变了中国。”在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写在自己的旗帜上,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伟大历史进程中,120年前出生于剑川县金华镇桥头街一个白族家庭的张伯简(1898-1926),作出了先驱者的贡献。他才华横溢,却不幸在风华正茂的年龄离开了未能完成的伟大事业。他的生命虽然短暂,他的襟怀和思想境界却让世人永远铭记。“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这是年仅27岁去世的革命烈士高君宇的墓志铭,同样也适用于评价年仅28岁就牺牲在战斗岗位上的张伯简。

    张伯简是云南少数民族青年赴法勤工俭学第一人,在云南少数民族历史上具有“破天荒”的意义

    张伯简从小热爱学习,关心时事。其父张鹤裳是清末秀才,曾在剑川县高等小学任教多年。在严父的督导下,张伯简在剑川读完小学,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大理省立第二中学。他不仅以作文和书法闻名于校,还带领同学与为非作歹的宪兵进行过英勇的斗争,在同学中享有很高声誉。1917年,张伯简中学毕业,目睹当时军阀割据,遍地疮痍,民不聊生的国家境况,激起了他探索救国救民道路的决心。他想去四川参加云南起义的护国军未成后,便不顾父亲反对,于1919年初离开云南,来到当时风云际会的南方革命中心广州,在滇军医院做军需。此时,恰逢五四运动爆发,革命风暴席卷全国,广州各界人民也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反帝爱国集会和示威游行,风潮迭起,群情激愤。年轻的张伯简置身其中,备受感染,在一次抵制日货的集会上,他当场从头上摘下购买不久的日本制造的呢子礼帽,毫不犹豫地把它抛掷于滔滔珠江中。

    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张伯简开始冷静地思考和探寻挽救祖国危亡的道路。他如饥似渴地学习,从《孙文学说》及进步报刊《爱国报》《新潮》等中吸收了崭新的精神营养。他怀揣进一步探求革命真理的强烈愿望,辞去了军需官的职务,于1919年12月离开广州前往法国,成为云南少数民族青年赴法勤工俭学第一人,这在云南少数民族历史上具有“破天荒”的意义。

    张伯简是中国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先驱者之一,在云南革命史上有着开路先锋的意义

    张伯简抵达法国巴黎后,先就读于圣坚门中学,1920年10月入博利午工业实习学校。他和大多数勤工俭学的学生一样,既要学习,又要做工,在资本主义剥削制度下饱尝了旅居异邦,备受歧视的痛苦。但是,也正是在这种环境中,他广泛接触了具有巴黎公社光荣革命传统的法国无产阶级,思想得到了质的飞跃,成长为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毅然踏上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征途。

    1921年2月,张伯简加入了由赵世炎、李立三、刘伯坚等人发起组织的“劳动学会”“勤工俭学会”。他于1921年8月在《时事新报》的《柏林通讯》中写到:“勤工俭学是应世界潮流而生,为中国数千年文化运动荡激而成,是一种最光明显著的社会运动。它主要的目的,在促进知识阶级的猛省,与劳动阶级的觉悟,也就是改革中国黑暗地狱之初步”。

    张伯简利用各种机会进行学习、考察,把对法、德、奥等国的调查研究以通讯形式写出来向国内介绍。在深入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和调查研究社会现实的基础上,张伯简在政治思想上有了很大提高。1921年冬,张伯简加入共产党,成为中共旅欧支部的一员,与周恩来、蔡和森、赵世炎等革命家一起并肩战斗学习。赵世炎称赞张伯简:“信仰很坚,诚实又有见地”。1922年6月,“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在巴黎成立,赵世炎任书记,周恩来任宣传部长、张伯简任组织部长。

    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上,20世纪20年代初去法国勤工俭学是一件大事。就在这批勤工俭学的学生中,产生了后来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的一大批领导人,如:周恩来、邓小平、李富春、王若飞、陈延年、陈乔年、蔡和森、向警予、赵世炎等。张伯简作为他们当中的一员,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和初期的革命斗争作出了重要贡献,这在云南革命史上有着开路先锋的意义。

    张伯简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先驱者之一,在史学研究上具有开创性的时代意义

    1922年底,张伯简赴苏联参加共产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之后入东方劳动大学学习。经过两年多的系统学习,逐渐成长为一个具有较高理论水平的马克思主义者。

    1924年秋,张伯简回到远别5年的祖国,担任中共中央出版局首任书记。那时,他看到我国的理论界和史学界,还没有人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来全面地研究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而原有的几本有关社会发展历史的著作,其中许多论点也不尽如人意,有的甚至尚有谬误,急需加以更正。为使马克思主义得以在中国广泛传播,用以启迪和教育青年,他一面坚持参加和领导革命斗争,一面挤出时间进行研究和写作,编著出版了《各时代社会经济结构原素表》一书,详细分析和说明了从原始社会到共产主义社会各个历史阶段经济基础的构成,以及对上层建筑的决定性影响。这本著作一经问世,就引起中国理论界和史学界不少知名人士的极大关注。当时此书十分畅销,后又多次重印,因而引起了反动派的恐慌,把它列为禁书。

    1925年,张伯简又编著了《社会进化简史》一书,于1925年在上海、广州等地印刷出版。此书堪称我国最早用历史唯物主义原理阐述社会发展史的重要理论著作之一,在中国共产党早期宣传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中起过重要作用,填补了用唯物史观系统地来研究人类社会发展历史的空白,在史学研究上具有开创性的时代意义。

    1926年,毛泽东看到《社会进化简史》后称赞说,这是一本人民需要的书,革命需要的书,对中国的革命斗争必将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他立刻聘请张伯简为自己主持的农民运动讲习所教员,并把《社会进化简史》列为主要读物发给学员学习。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物质条件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苏区中央出版局又重印了这本书。

    1943年,毛泽东在延安收集国内外出版的唯物史观和社会发展史著作时,专门写信要秘书胡乔木查找该书,并通知全党在整风运动中必须加以学习。1950年,毛泽东曾经要求身边工作人员,读书要博览群书,不能光读外国人的书,中国人写的马列主义的书一定要看,并专门提到《社会进化简史》,这是对张伯简在理论上所作贡献的肯定和褒赞。

    张伯简为革命事业献出了毕生精力,他用生命诠释了共产党人为中华民族伟大胜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奋斗哲学

    1925年1月,张伯简在共青团第三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候补中央委员,后又担任团中央工农部主任兼《平民之友》编辑及“非基督教部”主任。“五卅”运动中,他直接参加了斗争最激烈的沪西纱厂工人的战斗行列,参与建立上海总工会,积极投身到反帝爱国运动中。他以《热血日报》为阵地,宣扬反帝爱国的正义思想,为革命呐喊助威。

    1924年国共合作正式建立,广东成为全国国民革命的中心。为了大力发展工农运动,中共中央加强了对广东革命运动的领导,陆续调派干部到广东工作。1925年下半年,张伯简奉命赴广州任中共广东区委军委书记。中共广东区委军委又称军事运动委员会,它成立于1924年冬,是中国共产党成立的第一个领导军事工作的专门机构,第一任书记为周恩来。当时,为了培养工农军事干部,中央即指令全国各地党组织选派青年到黄埔军校学习。军委接区委通知后,张伯简即开展送接工作,为中共培养工农军事干部、输送党团员学员到黄埔军校竭尽己力。

    在任广东区委军委书记的同时,张伯简还兼任黄埔军校政治教官,并负责《工人之路》的编辑出版工作。1926年,毛泽东主持广州第六届农讲所时,聘请张伯简为教员。为了革命斗争的迫切需要,张伯简日夜奔忙于军运、工运等项工作。在长期的革命活动中,张伯简生活简朴,如他初到广州时,由于区委的活动经费没有来源,党员连吃饭的钱也没有,他和同志们只能经常在街边“斩四两”(广东俗语,即在街边买熟蕃薯当饭吃),或在酒楼门口买“百鸟归巢”(即泔水剩饭菜渣)吃,繁重的工作和长期营养不良,导致他健康状况日益恶化。

    1925年6月,广州、香港工人,为了支援上海人民“五卅”反帝爱国运动,在张太雷、邓中夏等人领导下举行了震惊中外的省港大罢工。这次罢工持续了16个月,是20世纪80年代以前世界工运史上时间最长的一次大罢工。张伯简也投身到这次罢工斗争的组织、筹划、宣传等工作中,不知疲倦地拼命工作。1926年8月,张伯简病倒在罢工斗争的第一线上,党组织立即送他到当时医疗条件最好的珠江颐养园医院抢救。周恩来十分关心张伯简的身体健康,派人协助接卸张伯简的工作,减轻他的精神压力。周恩来、陈延年还在百忙中抽空到医院看望,但是,终因医药罔效,回天无力,张伯简竟在火热的战斗岗位上长逝,时年28岁!

    抗战后期,党组织对革命烈士进行调查登记时,周恩来亲笔为张伯简填写了一份牺牲干部登记表,表达了党和人民对他无限的怀念。

    革命先烈永远活在我们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伟大事业中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和实践检验,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价值与实践意义,绽放出了愈来愈旺盛的生命力。那些为了革命理想而献身的人们,永远值得我们纪念。纪念张伯简同志诞辰120周年,就是要学习他关心国家民族的命运和前途,并以天下为己任的博大胸怀;就是要学习他追求真理、勇于探索、开拓创新的非凡勇气;就是要学习他无私奉献,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革命精神;就是要学习他热爱家乡,关心家乡的大美情怀。今天,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张伯简等革命先驱为之奋斗的道路越来越宽阔,他们永远活在我们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伟大事业中。

    (执笔:陈祖英)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