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
第09版:云之美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第09版

第10版

第11版

第12版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
父亲与拓东

    只廉清

    第一次感觉自己睡下不会再醒来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父亲冒着冷汗抓冷饭吃的情景。那是很多年前雨季的一个傍晚,牧归的父亲一进家门就忙不迭掀开锅盖,不顾家人惊讶的目光,大把大把地抓冷饭吃,“咕噜咕噜”喝了一瓢冷水,才“啊呼”长嘘一声,放下鞭子,汗津津瘫坐在凳子上……

    ——这是父亲生前留给我的最刻骨铭心的记忆。

    拓东是父亲唯一到过的城市。父亲说,也是在那时他才知道,昆明旧时称拓东,是由先祖凤伽异王子在南诏最鼎盛的时期以副国王的身份开疆拓土建筑镇守的地区。后来,其孙寻阁劝在拓东写了一首脍炙人口的诗——《星回节·游避风台》,开创了彝族运用汉文字写诗的先河。“那是何等呢威风!”父亲每每说起在学校图书馆里读到有关南诏历史的书籍,总是啧啧赞叹一番,然后怀着无比崇敬的神情高声朗诵那首诗。

    父亲说,那时从不通公路的哀牢彝山到拓东那是多么遥远的历程,得走一天的山路,再辗转乘坐三趟车,顺利的话需要三天才能到达昆明。父亲说第一次到昆明报到读书时最深的记忆是饥饿和冷。临出门时,奶奶捏了一个包着煮腊肉块的大饭团带给父亲,还硬将半扇红糖和一坨生姜塞进父亲的书包里,叮嘱父亲:“饿了没粮时应急!”时值雨季,连日阴雨绵绵致使山路公路都难行,车到楚雄境内时,公路塌方堵塞停了一夜,要不是奶奶硬塞进书包的红糖生姜,得饿整整一天一夜,啃一坨红糖再嚼一嘴生姜是他此生吃过的最甜美的美食。

    我曾一直很偏执地认为父亲是因为饥饿和渴酒的缘故才选择当毕摩,即便父亲直到去世都很执拗地说:“毕摩是传播文化的先知使者,经文的内涵博大精深,承载了许多南诏先祖的灿烂文明!”父亲痴迷毕摩几乎到了死不悔改的地步,并因此被迫离开单位。

    父亲的饥饿成为我永生的痛!

    “想到在拓东摆一桌世间最丰盛的酒席孝敬父亲!”可惜的是直到父亲去世17年后,我的这个愿望才得以实现——

    2016年秋,我率领全县“南诏王宴”六位名厨和山歌表演团队,前往昆明参加“全省一州一宴席大赛”。报到时才得知参赛的地点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现在的住址,就是父亲旧日读书的云南省财政干部学校旧址。

    那一次全省宴席大赛成为我此生最为铭刻的记忆——

    “南诏王宴是南诏王举行祭祖仪式,宴请嘉宾,或逢年过节犒赏将士的宴席,在巍山民间流传了上千年……”优美的唢呐响起,我端着托盘向主宾敬熟猪头举行古老的开席仪式,在我热情洋溢地向客人介绍宴席典故时,身着南诏宫廷盛装的彝家姑娘唱着优美的山歌,依次向客人呈上“福地圣果”山果蜜饯、“六诏聚英”开胃小碟、“珍馐荟萃”山珍刺身拼和素鸡腊肉血肠腊肠拼、“福禄南诏”一品鲜头汤、“礼成赐福”毕摩羊排、“羌煮余韵”坨坨肉、“忠肝义胆”麻油焦肝、“蒸蒸日上”土司粉蒸红曲肉、“普天同庆”黄金酥肉、“红河之源”山水豆腐、“牵肠挂肚”木耳炖粉丝青菜肠子、“血脉相连”青豆鸡血饭、“始祖赐福”火巴肉饵丝、“步步高升”红米糕等十九道地道的南诏宫廷美食,获得了所有参与品鉴嘉宾无数次的啧啧赞叹和掌声。

    那一天,我用最深情的讲述向客人们介绍了每一道菜肴所蕴含的故事和寓意,并向在座的各位嘉宾表达了南诏发祥地彝山最美好的祝福。

    最终,南诏王宴获得了最高评分。

    大赛结束时,我一个人呆呆地端坐在宴席前,静静地看着桌子上琳琅满目的王宴心里默念:“阿爸,吃吧,这是儿见过的最丰盛的宴席了!”说完,我高高举起红漆木杯把酒撒在桌旁,然后将剩下的另一个酒杯举起,和倒空了酒的杯子哐当碰了一下,然后仰头咕嘟一口把四两多白酒喝下。

    那一天,局促不安的我不停地用醉意朦胧的目光,在宴席四周和大街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搜寻父亲,一直觉得父亲就居住在拓东,等着我在某一瞬间遇见……

    不久的后来,我写了一部揭秘毕摩经文祭祀的书《指路》。新书举行发行仪式的当晚,我梦见父亲站在拓东的高地如泣如诉地摇响铃仰头高声诵经,虔诚地为母亲、我、我儿女及所有亲人和众生祈福。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