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
第10版:云之美·读书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第09版

第10版

第11版

第12版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
读书随笔
诗意浓郁的文学人生
——读晓雪《我的文学人生》

    吴德铭

    晓雪17岁在报纸上发表第一篇习作,如今83岁仍然笔耕不辍。这两大本65万字的新书,记叙了他近70年的文学创作历程。然而,它不只是作家个人的文学传记,展示了他与新中国同时成长的人生轨迹,也在一定的层面和角度,反映了云南乃至全国当代文学的发展概况和历史背景。不仅如此,由于文学是时代的镜子(列宁撰写过论文《托尔斯泰是俄国革命的镜子》),是世态人心的风向标和晴雨表,描写文学人生的优秀的人物传记,也势必折射出某个历史时期的社会变革、特别是思想文化的波澜起伏的时代潮流。所以,早在20世纪30年代初,胡适先生就很推崇传记文学的文化价值和审美作用,他认为传记文学是“给史家做材料,给文学开生路”。新时代的人民群众热切需求和呼唤更多更好的传记文学的精品力作。这也是今天我们研讨晓雪自传体新作《我的文学人生》(作家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的现实意义。

    我拜读此书后,感到它最大的特色、优势即成功之处,是将高度的真实性和浓郁的文学性融为一体。先说高度的真实性。这是纪实文学、特别是人物传记最本质的特征,是传主得以安身立命的基础。本书众多的人物、事件乃至大量的细节、数据等都是完全真实的,有据可查的,取自于各个时期的报刊、文件、笔记、日记、信件等等文字资料,信息量大,内容翔实。许多是我们同时代和同龄人亲身经历、耳闻目睹的,具有很强的公信力和亲和力。书中涉及的数以百计的人物,包括党和国家领导人、各级干部、众多省内外知名的文学家、艺术家以及亲朋好友等,他们的思想著述、言行举止都是真切确凿的,不少篇章读来如临其境,如见其人,如闻其声。晓雪不仅忠实地记写真人真事,更重要的是倾诉自己真实的思想感情,敢于说心里的真话,不回避矛盾,不文过饰非。不为尊者讳,特别是不怕揭示过去某些领导的过失和错误言行,而让真相大白于天下,从而体现了一个现实主义的正直作家的风骨和良知,为真理而发声的大无畏精神。如对省文联内部的一些是非矛盾和文化系统的不正之风等,都能旗帜鲜明地秉笔直书。相传孔子修《春秋》,一字含褒贬。晓雪运用的正是褒贬分明的春秋笔法。这些都属于传记文学真实性的范畴。因此,本书拥有很高的文献价值和史料价值。

    再说浓郁的文学性。晓雪首先是一位杰出的诗人和诗歌理论家,从第一节《学写的第一首诗》开篇,全书都贯穿了他是怎样在诗歌的沃土中吸取养分,热爱诗歌,学习诗歌,逐步成长为一位诗人和诗评家的。书中引用了自己和他人的许多精彩的诗作和诗句,甚至是回溯他与歌唱家赵履珠恋爱、婚姻的《八年两地书》,也是连篇累牍地铺陈无比热烈、深沉的情诗,令人随之神魂荡漾、陶醉不已,如司马迁在《史记·苏秦传》里形容的:“心摇摇然如悬旌。”例如1961年他寄给赵履珠的《歌和诗》:“重重远山,/挡得住风,/挡得住水,/挡不住飘来飘去的云。/迢迢万里,/隔得开南疆北国,/隔得开城市乡村,/隔不开相思相恋的心。/当你在南望云岭的时候,/我也在远眺北方的星辰;/我的诗里听得见你的歌声,/你的歌中洋溢着我的诗情……”本书通篇充溢的盎然诗意、沛然诗情和洋洋乎随时可见的诗的语言,是其文学性浓郁的一大因素。

    由于工作需要,晓雪到达过全国大部分地区,特别是边远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包括西藏、新疆、青海),以及海外的一些国家,涉足了许多名山大川、古迹胜地,因此读者得以在他的生花妙笔导引下,饱览了无数的自然景观和人文风物。那一篇篇糅合在出差、会议、工作记录中的游记,给我们以丰富的历史地理知识,也赋予我们自然美、艺术美、生活美的享受,而绝无枯燥乏味之感。这也是文学性强的一种表现,这种写法提升了传记的可读性和可视性。文学性和真实性的辩证统一,相得益彰,是难能可贵的。这既是作家不平凡的奋斗人生积淀的经验总结,也是长期磨砺、久久为功的艺术创造的结晶。没有几十年如一日的好学不倦、勤勉读书写作,收集保存重要资料,悉心关注并记录有价值、有意味的事物和信息,是不可能完成这部皇皇大作的。

    这本书鉴于厚重的文学内涵、深邃的人生感悟和丰盈的历史、文献、艺术价值,对于耄耋之年的作者来说是里程碑式的高峰巨著,在云南和中国的当代文学史上也应占据闪闪发光的一页。从这部书的字里行间,我们再一次洞察了作者的精神品质、大家风范和人格魅力。诗人、作家的大名和美誉,本该同他的作品紧密相连,而与他的身份、职务、头衔或者其它什么光环毫无关涉。屈原、李白、杜甫、曹雪芹、鲁迅尚且如此,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文学家更应当把对人民、对祖国、对世界贡献的精神成果定为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的价值标杆。正是 “世上功名兼将相,人间声价是文章”(刘禹锡语)。这本书的内容尽管已然非常系统、丰富和扎实,但因限于篇幅仍然有美中不足和遗珠之憾。比如,晓雪对文友、后学尤其是各民族的青年文学作者一贯是十分关心和爱护的,为培养人才、扶持新秀不遗余力,呕心沥血,无私奉献,对他们传经布道,谆谆教诲,为他们写了大量的书序、评论,为此影响了自己的创作,甚至损伤了身体健康也在所不惜,直到晚年仍然助人为乐,乐此不疲。而这些方面也是不可忽略的文学人生,却写得不够具体。但无论如何,晓雪这部文学回忆录,是对文坛、对时代一份可贵的奉献。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