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
第10版:云之美·读书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第09版

第10版

第11版

第12版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
书香云南
诗歌的朴素之美
——和四水诗歌印象

    洋 滔

    云南白族诗人和四水是一位以诗歌朴素为创作风格的民族诗人,他的作品以自己独有的自然清新的风格,朴素而艺术地再现了中国当代社会、边疆山河、自己心灵和亲情友情爱情的大善大美,得到诗坛和读者的认同和称赞。

    作为在少数民族地区工作大半辈子的我,对少数民族作家特别关注,和四水进入我的视野已经八九年了,他的诗我很喜欢,喜欢他诗的朴素,喜欢他的诗通过平易近人的表达放射出来的光芒。读和四水的诗,不感到费力,他的诗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朴素,自然,不伪饰,不装腔作势,他毫不掩饰地叙述性冷抒情,深藏着诗性的敏感,他文字的背后,有一种源源不断的力量。他这样写《母亲用发表我诗歌的报纸晒米面》:“母亲用发表我诗歌的报纸晒米面/我发现时,阳光已经把/洁白的糯米面和乌黑的文字/晒得发热//木栅栏围着一院迎春的喜气/母亲悠然幸福地反复耙着糯米面/风躲在一边,担心母亲雪白的头发/和这洁白的面悄悄飞走/哪怕一根,或者一粒//母亲不知道/报纸上写着她的颂歌/现在还是暖暖的,正在暖热/母亲那簸箕大的洁白一生”。我第一次读到这首诗,一下子就记住了。诗人选材独到,他不识字的母亲把发表他为母亲写的颂诗的报纸拿去“晒米面”,一看就吸引住眼球,这样写给母亲的诗是温馨而深情的,米面在阳光下也正在一丝丝地蒸发水分,把情和景有机地糅合在一起。诗的视角很有新意,给人一种真实可信的感觉,诗人把小说惯用的情节和细节,诗意地运用到诗歌里来。诗人写实性的语言,不动声色、自然而然地表达了自己“正在暖热/母亲那簸箕大的洁白一生”的感慨、悲悯和倾情的颂扬,朴素的词语蕴涵着对现实对血肉亲情的深切关怀。好看不过素打扮,好吃不过粗茶饭。

    任何作品的艺术,词藻的神采,亮丽的光华都寓于简单的纯朴之中,诗歌的真正力量是融汇在情感之中的平凡。陆游《读近人诗》云:“琢雕自是文章病,奇险尤伤气骨多。”他把雕琢和猎奇看成是文章“伤气骨”的“病”,把文章的美归结为质朴无华,实实在在,恰到好处。请看和四水简洁朴实地这样写他的妻子和夫妻感情:“什么东西,像从我的胸口/掷地有声地掉到地上,不见了/我拿起扫把/细细地扫,细细地看/我发现了一个圆圈/哦,是她的顶针套/我捡起来,放到她的鞋垫上/明早,好让她眼睛一亮/找回了她丢的东西。她给我纳的鞋垫/才纳了一半的花儿。不能/才过了春分就花谢/扫尽了我和她丢下的垃圾,发现/我什么也没有丢/我睡了,轻轻地躺在她身边/此时,正好/零点”(《零点》),一气呵成,自然流畅,独特地表现出他的夫妻之爱和深情,诗人所展示的美德像美丽宝石镶嵌在淡雅的细节上,显得更有风姿风采。质朴无华最美,这首诗明白如话,既不追求想象的新颖奇特,也摒弃了辞藻的精工华美,以清新的笔触,抒写引起人们普遍共鸣的夫妻之情。整首诗的语言淳朴上口,表面上看像“下里巴人”,却毫不逊色于“阳春白雪”,真实地抒写了普通大众的情怀,鲜明的正能量在字里行间烁烁闪光。诗人黄土层这样评价这首短诗:它的功夫“就在于诗人对于情节的设计,匠心独运,虽然是一个人的哑剧,肢体语言和心理活动十分显明有趣。有戏剧效果,有温情流溢。在万籁俱寂的零点时分,人息天籁,刚好同进退。”诗歌如果刻意追求辞藻的华丽,会失去天然的质朴美,如同一个容貌姣好的纯情少女,过分追求奇装异服与粉脂唇膏,浓妆艳饰包装自己,反而会掩盖特有的风韵,令人讨厌。求其淡装素抹,才更显出原汁原味的大美。

    现代人拥有越来越丰富的物质生活,但也付出了身心倦怠,感到疲累,心燥气烦,空虚无聊。和四水则不然,他始终保持对诗歌的虔诚和敬畏,写现代生活,不但充满现代意识,连语言也是从口语中提炼出来的。他写《电梯里的尴尬》:“锦盟大酒店,我从11层乘电梯而下/同乘的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她面壁,我从玻璃的反光里发现/她轻轻啜泣。出门在外/不知她遇到了什么不幸/我首先想到了她的肉体,然后她的/爱情/亲人/人生/灵魂/到了一层出门时,她竟然哭出声来/门口的几个男女,惊异地/看了看奔着而去的她,又瞪了瞪呆立的我/那目光,简直是/一把刀子”,这首诗讲了一个十分逼真的发生在电梯里的故事,朴实无华而又精彩纷呈的大白话,显示出独有的吸引力和强大的生命力,是华美的辞藻难以比拟的。他的细节描写栩栩如生,语言通俗流畅又凝炼,朗朗上口,意境十分清新。诗人以有限的篇幅去表现尽可能丰富的内容,用字如用兵,以一当十。只语千秋,一言万里。篇无虚意,句无虚语,语无虚词,词无虚字。

    李白、杜甫、白居易许多流传下来的诗歌,都是他们最朴素最明白易懂的诗歌,如李白的《静夜思》,杜甫的《三吏》《三别》,白居易的《赋得古原草送别》等等妇孺皆知的诗歌,都非常朴素,明白如话,流传千年。和四水在这方面也是下了狠功夫的,我们希望他也写出能够流传的好诗。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