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第09版:云之美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第09版

第10版

第11版

第12版
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从滇池之畔走向北京音乐厅


    本报记者 李悦春

    6月的北京,夏日炎炎,热情似火。27日晚,在中国最高级别的北京音乐厅,一场高规格的“交响音乐会”拉开帷幕——由国家艺术基金项目、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中国歌剧舞剧院主办的国家艺术基金项目“优秀作品结项音乐会”隆重登场。

    音乐会上,有来自日本的作曲博士、现在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任教的韩昕桐,有毕业于美国的作曲博士、现任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硕士生导师的史付红,还有来自云南的作曲家石荣康等的原创作品上演。

    一个个精彩的节目轮番演出,石荣康的作品《景迈山寨行》气势恢宏地奏响了。乐曲回旋婉转、大气磅礴,每一段乐章,铜管与弦声轮奏,分别由单簧管、双簧管、小提琴、长笛、大提琴等五种乐器以五种调式轮流展示演奏,时而把人们的思绪带入景迈山的山川、森林、稻田,时而又把人们带入普洱老达堡的茶园,仿佛嗅到茶香袅袅。全曲高亢激昂的开头、中间抒情、浪漫与曲折,还有排山倒海般的结尾,高潮一浪接一浪,如此绚丽多彩的音乐,把观众的情绪推向巅峰,台下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这是云南的原创交响音乐作品有史以来第一次进入北京音乐厅上演。

    步入中国音乐最高殿堂

    一会似潮水轻拍堤岸,一会又如波涛席卷海面……如此新颖、超然的音乐,并非出自大型乐队的演奏,而是一台电子合成器的鸣响,弹奏他的人是石荣康。那年,石荣康从云南省文艺学校音乐专业93届毕业,在学校举办“石荣康钢琴、电子合成器独奏音乐会”。

    出生于大理白族自治州下关市的石荣康,从小就对音乐情有独钟的,自幼随父学习二胡、竹笛、琵琶等民族乐器,后又改学钢琴、电子合成器。在学校3年多,他唯一的爱好便是学习,放弃假期、休息日,换来的便是掌握了大量不同派别、不同风格的钢琴作品。然而,他并不满足,又师从著名钢琴技师徐阳辉,系统地学习了钢琴的调律和修理。使他对钢琴的结构和演奏有了更新认识。当时,电子乐器和计算机音乐的问世,为音乐家们开辟了新的创作土壤,因而,石荣康醉心于电子合成器。当亲耳聆听到他改编并演奏的电子合成器乐曲:《潮板汐(之四)》、《太极八卦》、《敦煌随想曲》、《渔舟唱晚》时,不能不为之惊叹其摄人心魄的魅力。

    那年,学校刚毕业,石荣康因为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的爱才惜才,专门为他购买了价值10多万元的一台电子合成器,他进入昆钢成了职工艺术团的一员。由于他率先使用MIDI系统作曲,成为中国电子音乐领域的开拓者之一。1993年,他举办《梦幻云之南》个人作品音乐会,1998年,他被聘为“中音电子技术专家委员会”委员。

    2008年,他赴中央音乐学院研究生高级课程班深造。在北京,他遇到了一生中的恩师——中国著名作曲家施万春教授,施万春曾是电影《青松岭》《开国大典》《大决战》《孙中山》等数十部影片音乐、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第三场音乐的作曲。记得那个上午,他到施万春家去拜师,开始,大名鼎鼎的施万春对他这个来自云南的学生心存迟疑,“当时,施老并没有答应收我这个徒弟,没想到,当我在施老面前弹了一曲自己创作的作品时,施老马上很欣赏,并表示很喜欢我这个学生。后来,跟随施老的学习中,施老把他所有作品的创作资料、他毕生的心血毫无保留的全部都传给了我,我非常感动。” 石荣康说。

    后来,石荣康又遇到了中央音乐学院原作曲系书记、著名作曲家杨乃林,杨乃林让石荣康到他们家去上课,上完课还留他在家吃饭,并对石荣康说:“我教你不收你的钱。”石荣康无以言表:“像杨乃林这样的名家,他们额外给学生上课的费用是以小时计算的,但杨老师对我分文不收,他的教授,我终身难忘。”如今,为了怀念那段时光,石荣康在家里买了一台三角钢琴经常弹奏,当时,杨乃林就是用三角钢琴弹琴并教他,这种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当他研究生班毕业后,曾经有很好的机会可以留在北京,他拒绝了,他要把所有心血都挥洒在云南的这块土地上,他毅然回到了云南。

    为了音乐,他长年奔波在北京、云南以及外省,学习、深造、搞创作,没有时间考虑个人的婚姻问题,他把音乐视为了他的“爱人”,直到45岁时才结婚,但至今没有要孩子。他认为会分散他的精力,妨碍他全身心赴在音乐上。

    入选国家艺术基金项目

    云南是歌舞的海洋,要将云南的歌舞推向世界,必须有一种世界所认同、更加有感染力的表现形式,那就是现代交响音乐。

    他以云南为题材而创作,经常深入到民族地区采风,走遍了云南的山山水水,学会了不同的少数民族语言,对云南的民族文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他的音乐风格,有独特的民族内涵,更具有博大的思想情怀。他采用外国先进的作曲技法,立体的表现云南民族文化,这是文化艺术与先进技法的高度融合。他创作的交响组曲《风情·云之南》《乡情·大理》《中国故事·云南》;管弦乐作品《庄蹻入滇》《楠木诺娜》等,风格集中国古典、西方古典、中国戏曲、少数民族音乐元素、现代流行音乐、电子科幻音乐等多种艺术风格为一体。

    2010年,他创作的交响音乐《人民的声音》在中国聂耳音乐周首次在上海大剧院成功上演。2013年6月被选为云南省文化厅艺术专家委员会专家。他曾与亚洲爱乐国际交响乐团、北京交响乐团、中央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中央民族歌舞团、上海交响乐团等诸多文艺团体成功合作;他创作制作了大量的民族舞蹈(剧)音乐和大型节目音乐,并为20多部影视剧作曲,部分作品多次入围国际电影节金奖。其中,第五届中国荷花奖创作金奖作品《邵多丽》、个人音乐专辑《云南之音》、《彩云天籁》在国内及台湾,以及日本、韩国、印度尼西亚等国家深受好评,曾参与创作舞蹈家杨丽萍歌舞集《云南映象》,部分电影音乐作品获第四届澳门国际电影节、第35届开罗国际电影节金字塔金像奖提名。

    这次,石荣康入选《青年作曲家培养计划》,可谓凤毛麟角。

    2018年5月,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以交响乐创作为中心,举办了《青年作曲家培养计划》,通过对中国内地地区、海外地区75名交响音乐作曲家的严格考核,最终遴选出19名大半以上都毕业于美国、日本、中国的作曲博士和现任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天津、星海等各大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在职副教授、研究生导师。当时,石荣康把自己创作的交响乐作品《倾国一梦陈圆圆》,描述了清末民初被称为“秦淮八艳”之一的陈圆圆与云南王吴三桂爱恨情仇的故事。迭宕起伏的音乐,如泣如诉地拨动人们的心弦。这首乐曲申报国家艺术基金项目,他从众多申报者中脱颖而出,以第7名的成绩被选入该项目;经过培训之后,石荣康又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前3名。

    同年5月,石荣康和一群来自美国和中国各大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年轻教师,满怀着对彩云之南众多少数民族文化和异地风情的探寻与神往,在中国交响乐团原创中心的带领下,奔赴云南普洱的景迈山区采风,为创作结项汇报的音乐作品而亲临一线。

    景迈山的万亩茶园、古茶树的幽远、当地民族对茶树的虔诚,深深地吸引着石荣康,他激情澎湃  ,创作灵感迸发,一部大气磅礴的交响乐作品《景迈山寨行》诞生了。乐曲在结束部分采用了普洱老达堡当地的原生民歌“快乐拉祜"为素材,表达了党和国家的政策好,当地人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山深处少数民族的心里和歌声里都洋溢着无尽的幸福与喜悦……

    在北京音乐厅的演出,音乐界泰斗杜鸣心先生、中央音乐学院原作曲系主任唐建平教授、杨乃林教授、李滨扬教授、中国音乐学院原作曲系主任王宁教授、“世界音乐”风格的开拓者黄荟先生等当代作曲大师们以及相关领导出席了音乐会。

    演出结束,施万春教授说:“石荣康作曲的各方面技术功底都很扎实,是一位很成熟的作曲家。”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研室主任、作曲家郭伟国教授说:“石荣康是一位创作经验非常丰富的、不可多得的作曲家。”。

    随后,亚洲爱乐乐团和天津交响乐团、昆艺国际交响乐团也将上演石荣康的这部原创交响音乐新作品。中国音乐家协会也正在积极筹备,为石荣康出一套CD唱片:《中国当代五十位著名音乐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与《中国当代作曲家作品经典》的音乐作品专辑。

    “交响音乐的创作水平,是现代文明国家的重要文化标志。不同于声乐歌曲作品的创作,写好交响作品需要有更高超、更全面的专业作曲技法和更深厚的创作功力。”石荣康认为,“我的作品都紧跟时代步伐,用本民族独特的民族特色来演奏西洋乐器,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民族风格。它可以直接的反映云南少数民族的思想、风土人情、民族特色、历史文化、以及生活习惯等。在不断发展交响乐民族化的道路的同时,努力地向着世界多元化的方向发展,真正地形成东方音乐的独特神韵。”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