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3月07日 星期六
第07版:生态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2020年03月07日 星期六
云南——
野生动植物安居乐土


花冠皱盔犀鸟


滇金丝猴


钳嘴鹳


海菜花

    今年3月3日是第7个“世界野生动植物日”,全球的主题是“维护地球上所有的生命”,我国的主题是“维护全球生命共同体”。连日来,记者走访了全省多个州市, 见证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取得的成果。多年来,我省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不断探索保护环境与发展经济共赢的路径,为守护好生物多样性宝库作出了积极的努力。全省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珍稀野生动植物种群实现稳中有升。

    昆明 36只钳嘴鹳现身滇池湿地

    春暖花开的时节,昆明滇池湿地迎来了36只特殊的客人——世界濒危鸟类钳嘴鹳。

    在滇池边的沼泽地里,钳嘴鹳们或轻踱细步,或闭目小憩,或翻找食物,或振翅欲飞,一派悠然自得的景象。

    钳嘴鹳又名亚洲钳嘴鹳,是一种生活在东南亚热带地区的鸟类,全球主要分布于印度、缅甸及越南南部,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2013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双翅展开时宽达81厘米,体型很大,体羽白色至灰色,冬羽烟灰色,飞羽和尾羽黑色,常常在沼泽地和湖泊滩涂觅食鱼、虾等食物。

    近年来随着滇池治理取得良好成效,越来越多的野鸟频频造访滇池,特别是晋宁区生态良好、湿地众多,为钳嘴鹳提供了充足食源。自2013年首次在滇池边发现钳嘴鹳后,此后每年偶尔有发现,今年是发现数量最多的一次。

    本报记者 张雁群 通讯员 李继明

    普洱 千余鸟类在太阳河安家

    “白鹭鸶又飞回来了!”望着眼前郁郁葱葱的湿地,家住普洱太阳河森林公园附近的村民老李高兴地说。近年来,普洱太阳河森林公园开展茭瓜塘湿地恢复计划,为鸟类安家护家,每年迁徙到此的鸟类不断增加。

    老李对茭瓜塘的变化记忆深刻。儿时他常跟伙伴们一起在这里嬉戏,冰冰凉的水清澈干净,还有鱼儿不时从脚边溜过。一到冬天,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候鸟从北边飞来。随着村落规模逐渐扩大,这片湿地被农户改造成了茭瓜种植地,湿地变成水田。茭瓜苗长满整片水域,鸟儿也没了踪影。

    2008年,茭瓜塘成为省级自然保护区,逐步踏上了生态恢复之路。2011年,普洱太阳河乐园有限公司接手管理后,结合国家管理标准,从实际情况出发,紧锣密鼓地开展了茭瓜塘湿地恢复计划。

    如今的茭瓜塘成为涉禽类动物的长期栖息地,同时还引来了东方白鹳、灰鹤、白枕鹤等鹳类和鹤类,苍鹭、牛背鹭、小白鹭等野生动物也在此长居。工作人员根据季节变化,在食物干枯期定期投放一定数量的小鱼、小虾、贝壳,使茭瓜塘湿地保持丰富物种和生态平衡。公园还专门组建了动物保护观察员队伍每日巡查,实时关注野生动物的情况。据介绍,自茭瓜塘湿地恢复计划实施以来,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钳嘴鹳迁徙到此安家,且迁徙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茭瓜塘湿地还设立了野生鸟类救助站,帮助受伤的鸟类恢复健康、重回大自然。

    据悉,普洱太阳河森林公园内除了有2000余种植物,还有800余种野生动物,其中有57种是国家保护的珍稀野生动物。今年,公园将以生物多样性的宣传与保护为工作重点,积极推进公园内活态生物多样性博物馆的规划与建设,计划与10月在昆明举办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进行联动,共同探索更高效的生物多样性保护方案,延续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乐章。

    本报记者 王欢 通讯员 王明霞

    迪庆 响古箐滇金丝猴添丁

    “最近,响古箐展示猴群里新添了3只婴猴,有一只是大年初一出生的,我们给它取名叫‘庚子一’。”3月3日,云南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救护站站长赖建东在接受采访时分享了一个关于滇金丝猴的好消息。

    赖建东说,为了保证滇金丝猴的自然生存状态不受干扰,他们不会对小猴的生长进行干预,更多的是默默地关注和守护。巡护员们会根据情况投放松萝、苹果干、南瓜籽、花生、漆树籽等辅食,帮助猴宝宝增强体质。

    目前,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救护站有23名巡护员,他们中不少已经有10多年的巡护经验。说起巡护工作,赖建东很感慨。曾经,“靠山吃山”是响古箐村民们的生活方式。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建立以后,协助当地党委、政府大力引导村民改变生产生活方式,制定村规民约,禁止捕猎、砍伐,吸纳当地村民担任保护区的巡护员,增强村民的生态保护意识,同时带动他们增加收入。另外,保护区还吸引各类机构加入到滇金丝猴的保护中。

    通过种种举措,村民们的思想观念发生很大改变,护林、护猴成为一种自觉,当地森林覆盖率逐年提高,野生动物越来越多,生态环境越来越好。“现在你开着车从塔城滇金丝猴国家公园到我们救护站,一路上有机会看到松鼠、白腹锦鸡、中华鬣羚等很多动物。”赖建东说。

    说起预计于今年10月举行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赖建东期待着“雪山精灵”滇金丝猴的魅力令世界倾倒。他说,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滇金丝猴这一旗舰物种的重要科研、展示基地,已有不少科研人员、媒体、摄影爱好者慕名而来为大会收集素材。“请记者转告全世界关心‘庚子一’的朋友们:小家伙目前长得健健康康!”赖建东开心地说。

    本报记者 刘子语 胡晓蓉

    丽江 泸沽湖海菜花期待八方客

    “我从小就在泸沽湖边长大,波叶海菜花是泸沽湖的代表性植物。”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永宁乡落水村委会普落村民小组长付云欢说,波叶海菜花是大自然馈赠给泸沽湖的美丽花朵,村民们会更加珍爱这份馈赠,期待着5月至10月满湖花开之时,世界各地的朋友们前来做客。

    付云欢说,小时候他和小伙伴总在泸沽湖里划船,波叶海菜花陪伴着他们成长。以前,村民们会在入秋后采摘食用,这几年,宁蒗县开展了泸沽湖护湖整治行动,沿湖居民们都不采摘波叶海菜花了,大家保护自然、保护环境的意识都增强了。

    付云欢说,受水体营养情况、日照等因素影响,波叶海菜花的生长情况会呈现不同的特点。当水体营养过剩时,波叶海菜花的叶子会变得扁平,严重时根系还会腐烂;而营养不足时,波浪形的叶子则会变多,还会带刺。

    谈到这些小花去年在网络上“走红”时,付云欢说:“波叶海菜花真的很漂亮,它的美实至名归。”他介绍,这是一种喜阳植物,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才会开放,而当天气不好时,它们会躲到水下,等待太阳再露脸。

    “波叶海菜花开花时,不仅从水面上看具有较高的观赏性,在水下观赏也别有风味。它们的叶柄像在水里随风摇曳的灌木丛,很好看。”付云欢希望越来越多的朋友能到泸沽湖共享美景。

    本报记者 李恒强

    德宏 用镜头守护大自然的精灵

    “3月这个月份,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摄影爱好者杨帮庆告诉记者,就在去年3月8日,在芒市镇鸟类观测点,他用高清设备抓拍到白腹锦鸡,是首次在德宏拍摄到这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高清影像,标志着德宏又增加一项珍稀鸟禽影像资料。

    “自从爱上拍摄野生鸟类,我们就很关注世界野生动植物日,也希望更多朋友通过我们的照片认识鸟类、保护自然。”杨帮庆说。

    越来越多的人像杨帮庆一样喜欢上了拍摄野生动物,他们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穿林过河去拍摄这些大自然的精灵。

    杨帮庆介绍,自从他和同伴拍摄到白腹锦鸡后,拍摄地点芒市镇回贤村立即动员村民将观测点附近的一个羊圈搬走了。“饲养羊群对周围的植被会产生一定影响,老百姓能主动保护鸟类,我们太高兴了。”两年前,这个观测点监测到的鸟类有20余种,而现在增加到了60余种。

    在德宏,以另一种影像的方式保护珍稀鸟类的还有智慧监测系统。

    2月中旬,在云南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德宏州珍稀野生动物智慧在线观测系统”多次拍摄到了犀鸟在巢穴边活动的画面,多名自然生态保护志愿者也拍摄到了犀鸟交配繁殖的高清影像。

    经过近5年的调查和数据累计,云南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盈江片区目前能观察到双角犀鸟、冠斑犀鸟和花冠皱盔犀鸟3种犀鸟在此繁殖,成为国内最容易观察和拍摄犀鸟的地方。同时,芒市、瑞丽等地区也发现了犀鸟的踪迹。2019年,云南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瑞丽弄岛片区发现国内最大的犀鸟集群,记录到双角犀鸟、花冠皱盔犀鸟共计90余只。可以说,犀鸟们在德宏安居乐土了。

    本报记者 王欢

    人物

    陈姝——

    寻找人象共存新出路

    “第一次到西双版纳做亚洲象调查时,我真的很兴奋,还专门买了摄像机想去拍野生大象。但老乡的一个问题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会爬树吗?后来我才知道,野生象生性凶猛,盲目靠近是很危险的。”土生土长的80后昆明姑娘、从事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近10年的陈姝告诉记者,要接触野生动物并不容易,更多时候,他们找到的只是动物的足迹而已。

    陈姝是英国伦敦动物学会唯一一名中方代表。伦敦动物学会成立于1826年,致力于全球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保护,目前已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化的科研、实践及教育慈善机构,项目遍布世界50多个国家。

    “我们的工作主要包括三个方面。”陈姝介绍,一是和国内主要科研院校合作,共同研究物种的分布与生存情况,协助保护区监测,同时制定野生动物的保护计划;二是促进政府、机构间的国际对话与合作;三是致力于野生动物保护相关的环境教育,积极倡导公众参与身边的保护行动。去年,他们与昆明动物研究所、云南大学一同主办了中国西南边境生物多样性跨界保护研讨会,并邀请老挝、缅甸的动植物保护者及管理者分享心得和经验。2017年11月,陈姝和一批研究大象的青年科学家们,与社会企业大象书店联合发起了公益项目“象形计划”,通过举办线下沙龙,邀请各国及各领域的动物保护者们讲述野生动物保护的故事,并分享公众力所能及的保护行动。截至目前,“象形计划”已举办了15期故事分享会。

    谈到野生动物保护在中国的意义,陈姝有些激动地说:“我国的野生动物资源十分丰富,而且许多都是中国独有的。除了我们熟悉的大熊猫,还有长江江豚、中国大鲵、靛冠噪鹛、高黎贡天行长臂猿等。此外,中国也是中华穿山甲、亚洲象、东北虎等许多具有生态代表性的旗舰物种的家。它们不仅是中国的,也是全世界的宝贵财富。”

    近期,伦敦动物学会已经促进中国与老挝、缅甸、尼泊尔三国的管理部门达成合作意向,共同进行跨境亚洲象保护,同时促进云南与其他亚洲象分布国家的学术及实践交流。“我们希望从研究动物和人两方的行为出发,寻找一条人象共存的新出路。”陈姝说。本报记者 王靖中

    王昭荣——

    保护黑颈鹤是我终生不渝的事业

    “保护黑颈鹤是我终生不渝的事业。”3月3日,昭通黑颈鹤保护志愿者协会发起人王昭荣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挺累的,但一想到能让这种世界珍稀濒危鸟类的数量逐年上升,让它们赖以生存的湿地环境得到改善,就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卸任昭通黑颈鹤保护志愿者协会理事会主席后的4年时间里,王昭荣似乎比以前更忙碌了。2015年底,他从昭通调到昆明工作,但仍割舍不下心爱的黑颈鹤保护事业。2016年协会理事会换届后,他担任理事会名誉主席,但依然利用业余时间主编协会会刊,通过电话、微信等为协会出谋划策。

    1998年元旦,调到大山包乡担任乡长助理的王昭荣结识了长期在当地考察黑颈鹤的昭通环保人士、生态摄影家孙德辉。“为了保护这些‘山之精灵’,我配合孙老师走进集镇、村庄和学校宣传黑颈鹤保护,很多孩子因此知道了黑颈鹤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1998年3月14日,孙德辉提议成立保护黑颈鹤的民间组织,吸引更多的志愿者加入保护行列。1998年12月4日,昭通黑颈鹤保护志愿者协会正式成立,王昭荣任第一届理事会秘书长,后任副主席。

    协会成立之初,王昭荣骑着自行车到处宣传黑颈鹤保护。“那些年,我骑坏了6辆自行车。一到周末,我就带领协会会员去开展志愿服务活动。”协会成立以来,王昭荣保护黑颈鹤的志愿服务时间已达9000多个小时。

    22年来,协会已发展会员510人,来此越冬的黑颈鹤则从1992年的350只,增长到了现在的1400余只。在协会的宣传帮助下,当地老百姓的爱鸟护鹤意识显著增强,很多与鹤争食的当地人变成了护鹤人。“冬天的大山包平均温度在零下4摄氏度左右。即使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周边老百姓也会自发到湿地里看护黑颈鹤。发现受伤或是生病的黑颈鹤,他们总会在第一时间告知协会或相关部门。”王昭荣说。

    王昭荣说:“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大自然中的一草一木一鸟一兽都是自由生活的生灵,珍爱自然就是珍爱人类自己。”        

    本报记者 祖红兵

    本版图片均为本报记者 刘子语 李恒强 通讯员 何海燕 李继明 摄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