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8月08日 星期六
第07版:文史哲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2020年08月08日 星期六
浴血奋战建殊勋
——抗日战场上的云南讲武堂毕业生


云南陆军讲武堂今貌 杨峥 摄影


昆明民众欢送六十军出征


1937年10月6日,龙云在昆明五华山开武亭为出征抗倭的六十军将校军官送行


在台儿庄战役中牺牲的滇军旅长陈钟书口述遗嘱


朱德所在的云南陆军讲武堂丙班同学录

    □ 杜娟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进入全民族抗战。8月8日,周恩来、朱德、叶剑英搭乘龙云专机从西安到南京参加国防会议,“同窗旧友,促膝谈心”,朱德还让龙云“转告在滇的讲武堂同学,共赴国难,自有出路”。与朱、叶二人的谈话,显然对龙云触动很大。他后来说:“中共的抗日决心,使我深为感动。”(马子华著《一个幕僚眼中的云南王——龙云》,云南美术出版社,1994年)。8月22日龙云回到昆明,召集各方面负责人开会商议编组军队,随即拨出专款,对滇黔绥靖公署近卫团、炮兵团、工兵团等部队进行整编,番号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军”,辖3个师、6个旅、12个团,总兵力约4万人。

    六十军的军师级长官,军长卢汉、参谋长赵锦雯、第182师师长安恩溥、第183师师长高荫槐、第184师师长张冲,都毕业于云南陆军讲武堂(云南陆军讲武堂自1909年创立,先后称为云南陆军讲武堂、云南陆军讲武学校、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五分校等,本文统称云南陆军讲武堂),24位出师的军旅团长,其中16人是云南陆军讲武堂培养的学生,占出师旅、团长总数67%;有6位讲武堂教官,占25%;其他军事学校毕业者2人,占8%。与辛亥革命、护国运动时期相比,抗日战争时期云南陆军讲武堂学生已经成长为军队高级将领或地方行政长官。在民族存亡的危急关头,云南陆军讲武堂培养的大批将士浴血奋战在抗日前线,用热血和生命建立了不朽殊勋。

    义勇冠三军

    1937年10月8日,六十军奔赴抗日前线作战,先后参加了徐州会战、武汉保卫战、南昌会战、长沙会战、常德会战、长衡会战等重大战役。1940年9月,六十军第182师、第184师调回云南驻防滇南边界,阻止日军从越南进犯。第58军、新3军等部队留在湘鄂一带抗日前线,直至抗战胜利。

    1938年4月台儿庄战役,六十军正面阻止日军进攻达20余天,粉碎日军南下合围徐州中国军队的企图,牵制日军精锐师团,使中国军队主力得以安全脱离日军包围。据何耀华总主编《云南通史》记载:六十军投入战斗者35123人,伤亡18844人,其中旅长以下军官牺牲177人,负伤380人(《云南通史》第6卷第191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孙代兴、吴宝璋著《云南抗日战争史》载:台儿庄战役中,讲武堂毕业的尹国华(六十军1081团二营营长)率部“孤军奋战,死守阵地,同数倍于己的日军血战竟日,终因寡不敌众,全营官兵500余人仅陈明亮一人生还,其余全部英勇献身。在六十军的抗战史中,写下了最悲壮的一页。”(《云南抗日战争史》,云南大学出版社1995版)。第1078团团长董文英(成都四川陆军讲武堂)率部防守台儿庄左翼胡山阵地,殊死抵抗日军,27日于重围中与日军厮杀,28日所部官兵死伤殆尽,弹尽援绝壮烈殉国。卢汉题挽联:“英灵足千古;义勇冠三军。”(陈予欢编著:《云南讲武堂将帅录》,第259页,广州出版社2011年版)。

    壮举辉金碧

    六十军第1080团团长龙云阶,率部驻防后堡阵地。1938年4月24日晚,常子华率领的第1084团防守的五圣堂、邢家楼阵地失守,退守东庄后又被日军包围。龙云阶奉命率部驰援,在黑暗中与日军遭遇,短兵相接,奋勇冲杀,手刃十几名日军后壮烈殉国(载于《云南讲武堂将帅录》)。第1082团团长严家训在东庄凤凰桥五窑路一带与日军奋战,打退日军十余次疯狂进攻,4月28日,日军集中炮火对东庄凤凰桥一带狂轰滥炸,营长丁图远、连长黄人钦相继牺牲,团长严家训身先士卒奋勇当先,右手中弹断五指,军长电令送后方治疗,他说“我还有左手能战斗”,继续指挥全团官兵抗击,被日军炮弹击中腹部,为国捐躯。战后被国民政府追赠陆军少将。第542旅旅长陈钟书在陈瓦房、邢家楼一线与日军血战,4月24日所部弹尽粮绝,大批日军攻至旅指挥所,他率领仅存的官兵战斗,在肉搏战中被榴弹击中牺牲,1945年被追赠陆军中将,颁发“金碧生辉”巨幅锦旗。第1083团团长莫肇衡率部参加台儿庄战役,4月27日在五圣堂与日军作战中,被猛烈炮火击中负重伤,送后方救治途中,弥留之际扯衣襟染血于道旁石上书“壮志未酬身先死”,壮烈殉国。1937年10月组建的六十军,1938年4月就有5位旅团长在台儿庄战役牺牲。

    抗战获殊勋

    据《云南讲武堂将帅录》记载,六十军第1077团团长余建勋率部参加台儿庄战役,扼守禹王山一线,屡次击败日军进攻。后率部南下,参加武汉会战外围战事。1938年9月任552团团长,率部在湖北阳新、排市地区阻击日军南下。1939年任551团团长,率部参加南昌会战和第一次长沙会战。1940年任陆军第58军新编第11师副师长,守备江西锦江北岸。后任陆军新编第3军第183师副师长,1942年1月率部在江西奉新、高安,歼灭日军数百名,击落日机1架,击毁坦克2辆,缴获大批枪支弹药。1942年10月,余建勋任183师师长,率部与日军激战于浏阳、醴陵、萍乡等地,1945年春率部反攻遂川,占领日军前沿机场,切断日军补给,缴获大量物资。之后固守吉安地区,阻击日军北撤。1945年8月追击日军于高安黄沙岗以北地区,围歼大批日军,1945年9月3日率师进占九江地区,接受日军投降及装备。余建勋将军在抗战中始终战斗在第一线,除参加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还参加了第九战区在湘鄂赣等省历次惨烈重大抗日战事,抗战胜利后获忠勤勋章、胜利勋章。

    碧血染中条

    据历史档案记载,1939年底驻防中条山的第三军军长唐淮源,适逢其母病逝,奔丧回来后即对部下说:“吾向以老母在,善有所虑,今大事已了,此身当为国有,誓与中条山共存亡。”(何立波:《誓与中条山共存亡的唐淮源军长》,载《云南档案》2015年第4期)。1941年5月,在弹尽粮绝,情势危急之时,唐淮源还告诫属下3位师长:“三位不要忘记,我们是中国的军师长,打仗打到今天,我们虽然吃了无数败仗,但是,只有阵亡的军师长,可没有被俘的军师长,千万不要由第三军开其端!”(张曙东:《第三军血战中条山》,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27 辑,云南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后来,唐淮源不忍拖累部下,拔枪自戕,慷慨殉国。受他的影响,第十二师师长寸性奇在身负重伤,突围无望之际,毅然以刀自戕。唐、寸二位将军同时殉国,震惊全国,也显示了云南陆军讲武堂将士的英雄本色和勇于牺牲的爱国主义精神。1942年2月2日,国民政府发出《追赠陆军上将第三军军长唐淮源褒扬令》,国民政府行政院长于右任题写挽联:“国土未复失壮士;碧血千载染中条。”

    军长拼刺刀

    1944年9月,第七十九军军长王甲本所部在湖南东安遭日军突袭,他指挥部下沉着应战,宁死不当俘虏。“当日军逼近王甲本将军时,他拼死战斗,用手枪击毙几名日军,又赤手空拳与日军肉搏。他的头部、胸、颈都被敌刀砍伤,两手血肉模糊,最后被敌人刺刀刺中腹部,壮烈牺牲。”(施宇、徐宏著《抗日战争中的爱国将领》,第50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版)。王甲本“肉搏阵亡”的消息传出后,全军将士无不痛哭流涕,一致表示要继承军长遗志,将抗战进行到底。

    人民武装力量中的著名将领

    抗日战争爆发后,坚持全面抗战的中国共产党,推动形成了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1937年8月,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朱德任总司令,彭德怀任副总司令,叶剑英任参谋长。1937年9月,朱德率领八路军渡过黄河,深入敌后,开创敌后抗日根据地,广泛发动和组织各阶层群众,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在整个抗日战争中,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武装力量,成为全民族团结抗战的中流砥柱。而朱德、叶剑英、周保中、周建屏等,都曾经在云南陆军讲武堂学习。

    毛立红《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生与抗日战争》(载于《社科纵横》2010年第9期)评价:整个抗战期间,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生用满腔赤诚,谱写了一曲曲惊天地泣鬼神的爱国主义壮歌。他们的牺牲精神和爱国情操,不但为讲武堂增添了光彩,赢得了世人的肯定和赞许,并将永远激励和昭示后人。

    (作者单位:云南省社科院历史、文献所)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