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11月28日 星期六
第05版:花潮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2020年11月28日 星期六
“有些爱,躲在看不见的地方”
—— 读诗集《唤醒自己》

    原因

    一个真诚地生活着的有情人,他多孔多窍的心不免会流淌诗情诗意。但生活不是粉嫩的花朵。因此这些诗情自然不会是或者说不应该仅是纯净的蜜汁。

    我说的是浦紹猛以及他的诗。

    虽然,文学或者其中的诗歌的脚步曾经或者重新难以抵御地受到了一种诱惑——甜甜地唱赞歌!但时间终会告诉人们,这条路也许平直,但它只会通向庙堂的虚幻辉煌却无法抵达历史的深沉久远。因为谄媚之词或者谄谀之曲虽有迷醉作用,内里却缺少爱的汁液、匮乏美的光彩。

    谁能否认,爱是直面真实的勇气而“美是痛苦的发现”(沈从文语)呢?

    很多时候,生活其实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万花筒。因此, 汗滴和药液,茶汤和酒浆,甚至血与泪、电光与火石,都可以是诗的味或者形。

    读诗集《唤醒自己》,我觉得浦紹猛的有些诗是浸染着以上理念的。这也许跟他的职业有关——他是一个以揭示真相、披露实情为己任的报人。况且,他还常常撰写针砭时弊的杂文。

    因此,他的诗里常常有着不一样的忧思。我看到他在题为《村庄》的诗里写道:“……/房前屋后自由觅食的鸡鸭/如今被圈养起来/狂犬病和非洲猪瘟/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让这个村庄/既失去了美感又显得乏味/……/从小生活了十多年的村庄/面对不断生长出的陌生/我逐渐变得沉默/……”

    是的,如今有的乡村逐渐丢失了很多让人怀念的东西:小桥流水、林田阡陌、袅袅炊烟、悠悠歌笑、黑甜酣梦、静谧安恬……虽然浦紹猛也和无数远离家乡的游子一样眷恋着故乡,虽然他发出过“谁在村中那口井里下了蛊”的深沉慨叹,但他没有患当下流行的、在记忆的幻觉中溢美故乡的病症,没有闭着眼睛把自己从小生活的村庄描绘成一个“不知有汉,何论魏晋”的桃花源。直面现实的书写,看似云淡风轻,实则痛彻心扉。面对一些令他深感遗憾的变化,他虽然在诗里说自己“逐渐变得沉默”,但蕴藏背后的情绪却是——不甘沉默。他把对故乡的爱深藏在一种忧虑里。情感的抒发在诗中就这样于欲说还休时变得浓郁起来。

    “有些爱,躲在看不见的地方”这是作者一首诗的标题,这也许也是他的夫子自道。

    在现实生活中,浦紹猛不是一个善于表现自己的人。和他相识,缘于云南新闻和杂文学会的工作。他虽然未在学会任要职,却是一个对学会卓有贡献的人:负责《云南杂文》报纸的组稿、编排等一系列具体事务;主动联系、落实年会和采风活动地点;积极筹办和参与“云南杂文奖”的征稿和评选工作……他总是仰着头,恳切地直视着你,絮絮地对工作提出建议,然后低下头收拾相关材料,夹在腋下,默默地回办公室做自己该做的事,不张扬,更不计得失。

    由于他的内敛,我原先并不知道他喜欢写诗,而且写了那么多的诗。现在想来,这种不为一己私利而蝇营狗苟,不为鸡毛蒜皮而斤斤计较的品格正是一个诗人应有的秉性。有一颗淡泊名利的心,才能坦诚直面真实人生,才能敏锐感悟世情凡心。

    浦紹猛是宣威人。他在诗里说,“我用文字亲近故乡”。其实在这本诗集中,他涉笔的地域包括文山、大理、普洱、西双版纳等等更为宽广的范围。他的职业要求他经常走南闯北,把脚印刻写在云岭大地,这就使得他有充分和必要条件以更开阔的视野来拓展故乡的宽度。“生命的漂泊中/故乡也就变得越来越大/大到一不小心就会撑破灵魂”他在诗中如是说。

    云南十里不同天,百里不同俗。浦紹猛在自己的诗里,别开生面地展示了多姿多彩的边地风光风物、风情风俗;另辟蹊径地抒发了对故土的爱并吟咏它的美的外在和内里。“觅一块深耕的土地”。他这样说,并且幸运地做到了。

    我们知道,作为一个报人,需要援笔立就完成采访稿件,争分夺秒编发新闻信息,工作往往不分昼夜。浦紹猛在报社先后担任副主编、主编,他在苦累之余挤时间写诗,当然不是也没有必要把诗当做敲门砖或者上马石。我想,他煎熬心血甘于寂寞地写诗,心甘情愿做一个“傻子”,坚定不移当一个苦工,下定决心成一个勇者,是因为“灵台无计逃神矢”(鲁迅诗句),是因为天生的爱好让他欲罢不能,是因为他故乡“让人纵情的泡缸酒/注定要在诗中缠绵”(见《唤醒自己》)。

    记得有位诗界师友说过,花只要开了,就是美丽的。说得真好!请允许我用这句话来为我对紹猛和他的诗不全面的解读作结。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