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第11版:云之美·读书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第09版

第10版

第11版

第12版
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民族文化探薮
昆明是地名不是民族称谓

    宋炳龙

    有的史学家把“昆明”定为民族的称谓,所以“昆明”这个词就似乎与南诏王室的族源有关系了。现在我们就来探讨一下,昆明到底是地名还是族名称谓?

    昆明一词最早见于《史记·西南夷列传》:“于是天子乃令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使间出西夷西,指求身毒国。至滇,滇王尝羌乃留,为求道西十余辈。岁余,皆闭昆明,莫能通身毒国。”这里所说的是在汉武帝元狩二年,汉武帝派王然于等人从四川沿路寻找一条到印度(身毒国)的道路。在王然于等人到了滇国的首府昆明时,却被滇王尝羌留下了。滇王就派人为他们去打探西去印度(身毒国)的道路,先后派出十多批。所以一年多时间,王然于他们仍然滞留在昆明,没有去身毒国。这是历史记载里第一次提到“昆明”。

    由此,我们可以断定这时的“昆明”是滇王的所在地的昆明城。这里的“岁余,皆闭昆明”,就是说王然于他们滞留在昆明一年多的时间,这个昆明是地名,当时的滇王的都城是在昆明。

    南北朝(公元420年—公元589年)时期的地理书籍《三辅黄图》四卷说:“汉昆明池,武帝元狩四年穿,……昆明国有滇池,方三百里,故作昆明池以象之,以习水战,因名曰昆明池。”这里清楚地告诉我们汉朝时期的昆明在滇池边上。因为昆明国有滇池,面积三百里,所以就效仿滇池在长安开挖了昆明池,用来练习水军作战,因为滇池在昆明国,所以把这个湖叫做昆明池。

    史料一:滇王印。汉武帝听了王然于等的禀报以后,于公元前的109年(元封二年)发巴蜀兵数万人击败了劳浸、靡莫;劳浸、靡莫就是今天的昆明市以北寻甸、东川、昭通、镇雄市县等地。当大兵临近滇王的地界,滇王畏惧,便向汉王朝投降。汉王朝便赐与他“滇王印”。为什么说昆明国就在滇池边上呢?证据是1956年在云南晋宁石寨山古墓(六号墓)中挖出的“滇王印”;这个印纯为黄金铸成,方形,蟠蛇纽,大不逾寸,印面为凿成的白文,字体是“摹印篆”。既然这颗“滇王印”是在滇池边的晋宁出土,这就证明了滇国的首府昆明就在滇池边上。

    据《史记》《汉书》《资治通鉴》等书所载,汉武帝时,西南昆明国(今云南昆明一带)不朝于汉,且阻止周围越西(今属四川省越西县境内)国等其它小国不向汉朝进贡。汉武帝为了此事,派郭昌、卫广前来镇压昆明国。在经过公元前107年(元封四年)和公元前105年(元封六年)的征战后才征服了昆明国。“数年后,复并昆明地。”这句话说的是,郭昌、卫广经过几年的征讨以后才把昆明地区收复。汉武帝便在滇王统治地区设置了益州郡。

    那么益州郡的首府在哪里?其实益州郡的郡府就是在原来滇王所在地的昆明,这里就证明了王然于等到了滇国,被滇王尝羌留下的地方是在滇池边上的是昆明国所在地,就是今天的晋宁。因为有滇池的出现把昆明这个地方固定在了滇池边上。

    昆明国。《史记·西南夷列传》正义说:“昆明在今嶲州南,昆县是也。” 昆明在越巂郡(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南方,昆明就在那里。

    唐朝初年(公元618年)颜师古为《汉书》作注引用西晋学者臣瓒在《汉书集解音义》里,这样说:“《史记·西南夷列传》有越嶲﹑昆明国,有滇池,方三百里。”这里是说越嶲国、昆明国有滇池。证明昆明国在滇池边上。

    《史记·西南夷列传》载:“……西自同(桐)师以东,北至叶榆,名为嶲、昆明,皆编发,随畜迁徙,毋常处,毋君长,地方数千里。”这里是说;西边从今天的保山(桐师)以东到北边洱海边上的喜洲(叶榆);“嶲”是嶲唐县的简称,嶲唐县就是今天的云龙县的旧州;“昆明”就是“昆明国” 。证据是《史记·集解》徐广说:“永昌有嶲唐县。”索引崔浩云:“二国名”;嶲唐县与昆明是两个国家个名字。

    《后汉书·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建初二年,哀牢王类牢与守令忿争,遂杀守令而反叛攻嶲唐城。”建初二年的年号,是公元77年,哀牢王与嶲唐郡的郡守(郡守、县令都是地方官的通称)忿争,是因为积怨而产生争夺。于是类牢杀了嶲唐县的郡守而反叛汉朝,攻下了嶲唐郡。这个嶲唐郡就是在今天云龙县的旧州。到了第二年的春天,邪龙县的“昆明夷”卤承等地方部落首领接受汉王朝的召集,带领着军队,在博南发起向类牢进攻,大败了类牢,并且把类牢的人头送往东汉王朝的首都——洛阳。这里的“昆明夷卤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汉代的昆明;不管是滇王时期,或者是后来的益州,首府都在昆明。

    《通典》一百七十八卷载:“昆弥国者,一曰昆明,西南夷也,在西爨之西,洱河为界……”可以得到证实。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来,史学家往往把“昆弥”与“昆明”混为一谈了。在“爨之西”就是今天的永仁、大姚、姚安以西的地方是昆弥国,而不是“昆明”。所以在巍山的“昆明夷卤承”,就是“昆弥夷”卤承,昆弥是今天大理洱海地区,那么卤承就是“大理夷”;大理夷即是“大理人”。

    到了公元220年至280年的三国时期,诸葛亮安定南中,李恢的军队到达滇池边上的中心城市时这里还是叫做昆明。请看尤中先生是在后面是怎样说的:“……诸县大相纠合,围恢军于昆明(今昆明市)。”这里的“今昆明市”的括弧是尤中先生所括的。他也认为“昆明”是地名。任昉《述异记》:“三国时,昆明国贡魏嗽金鸟。”这种鸟,羽毛黄色,经常在海上飞翔,吐出的口水像金色的籽粒,所以叫做“嗽金鸟”。这种鸟惧怕寒冷,到了冬天魏帝修建温室为此鸟避寒。叫做“避寒台。”这里的昆明国也是以地名出现。

    《纪古滇说原集》记载:“……南宁夷名爨翫者来降,拜昆明刺史,这里“拜昆明刺史”以及“占据昆明……”毫无疑问是地名。如果是民族的称谓,那么爨翫是当“昆明族”的刺史;占据昆明,也只是“昆明族”了。

    《旧唐书·南蛮·牂牁蛮》说:“南至交州一千五百里,西至昆明九百里。”牂牁是今天贵州省的北盘江一带;从牂牁往南走到交州之地有一千五百里,“西至昆明九百里”,是指从牂牁之地到昆明之地有九百里,而不能说成,牂牁到“昆明族”有九百里。

    “又武德三年……自今以后,委黔南观察使差本道将军充押领牂牁、昆明等使”,是说皇帝委托黔南观察使派遣管治黔南这一带的将军,代管牂牁、昆明两处行政区。这里的“昆明”是地名决不能用作族名的。如果用作族名,那么黔南观察使差来的本道将军管理的是“牂牁”“ 昆明”两个民族,并不是两个行政区域了。

    《旧唐书·史记·西南夷列传》正义对“昆明”的解释说:“昆明、嶲州县,盖南接昆明之地,因名也。”明确地告诉我们“昆明之地”是地名。

    《新唐书·南蛮传下》载:“昆明东九百里即牂牁也。”是说从昆明(地名)到牂牁(地名)的距离,而不能说,从“昆明族”到牂牁有九百里。

    《南诏野史·圆通洞》载:“云南府省城昆明县治之西北螺峰山,蒙氏时建寺内有圆通洞,后至元代有蛟为患,僧莲峯行法镇之。” 云南省的省城在昆明县;县城的西北螺峰山上,南诏蒙氏时候建有寺庙,寺庙里有个圆通洞,后来到了元代有大蛇(蛟)危害百姓,被和尚莲峰用法术镇压了。

    这些昆明都是以地名出现的,没有一个是民族的称谓。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