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第11版:云之美·读书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第09版

第10版

第11版

第12版
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读书漫笔
曲终人散

    李成生

    人生短暂,所有的遇见既是缘,似乎也是一种必然。该遇见的不会错过,不该遇见的谁也不认识你。这就是缘,即便吃酒席,能跟你坐在一张酒桌上的人,是你今生无法错过的人物,即使你非常不乐意接受他。至于共戴一天的同事,我确切感觉他们与我上辈子就是朋友,否则十几亿人中却仅仅认识他们几位?这种理念会促使我去爱护和保护他们,当然也依赖他们。生命就是这样的:相互支撑,方得长久。这就是杨慎“一壶浊酒喜相逢”的生命况味吧?

    可是杨慎还说“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不变的只会是青山江河,匆匆离去的永远是生命,在永恒的自然面前,人类无法克服“是非成败转头空”的宿命。到来和离去,在亘古时间面前何其短暂,好如萤火一现,昙花瞬开。遇见的人物即使是你的父母、儿女,相处的岁月短促甚至来不及揣摩,就烟消云散,不知所踪。生命的温暖是有亲情相伴;生命的残酷是这种亲情存留时间快如闪电,辉煌灿烂片刻,便归寂灭。像看一出戏,曲终人散。

    唐玄宗天宝十年(751),大书法家怀素和尚的叔叔钱起到长安应考,省试要求考生作五言律诗一首,六韵十二句,并限定诗题和用韵。这种刻板的命题考试使大部分应考诗作形同僵尸,味同嚼蜡,惟钱起的《省试湘灵鼓瑟》被千古传诵,因为这首诗是成语“曲终人散”的源头。诗曰:“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冯夷空自舞,楚客不堪听。苦调凄金石,清音入杳冥。苍梧来怨慕,白芷动芳馨。流水传潇浦,悲风过洞庭。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诗人以惊人的想象力,极力描绘湘灵鼓瑟的神奇力量,特别是末句,《旧唐书·钱徵传》称其为“鬼谣”。此乃神来之笔,妙造自然,余音绕梁,令人回味无穷:鼓瑟之人一曲演罢,听客纷纷离去,江水依旧东流,峰峦叠起青山依旧。万事万物都有消亡的一刻,曲子停息了,人也就都散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唐宪宗元和十一年(816)秋天,四十五岁的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这一年,白乐天写下名诗《琵琶行》。本来是与友人送别,在“醉不成欢惨将别”的时候,“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主客都被优美动听的琵琶声吸引,请来奏乐者重弹一曲,成就了中国诗歌名篇诞生。这首诗以情动人,叙述事件,描写人物全都充满抒情色彩。送客一节即以“秋瑟瑟”“惨将别”“茫茫江浸月”,给环境制造了伤感的气氛。琵琶女第一次演奏,诗人在描写琵琶女演奏的手法和曲调时,让情思幽恨贯穿始终。自叙身世一段,是“幽愁暗恨”的根源,更是充满了人物因昔盛今衰而产生的种种哀伤。诗人自叹经历,处处以环境衬托自身的感慨,充分描写了漂沦流落的悲切之情。末段,凄凄的弦声与哭泣声相互照映,更是写尽了诗人的悲痛之情。仍然是曲终人散,却给诗史留下一座高峰:“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琵琶行》在当时的知名程度很高,诗人逝世不久,唐宣宗李忱写诗吊念他说:“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

    曲终人散的凄美,影响无数的诗人。刘禹锡的《竞渡曲》以“曲终人散空愁暮,招屈亭前水东注”结束吟唱。其实那是一次龙舟大赛,“沅江五月平堤流,邑人相将浮彩舟”。诗人追究了赛龙舟的起因:“灵均何年歌已矣,哀谣振楫从此起”;描写了竞赛的壮观场面:“杨桴击节雷阗阗,乱流齐进声轰然。蛟龙得雨鬐鬣动,螮蝀饮河形影联。刺史临流褰翠帏,揭竿命爵分雄雌。先鸣馀勇争鼓舞,未至衔枚颜色沮。”可是热烈快乐的赛事,竟然飞快地消逝,暮色中,诗人站在屈原的招魂亭前,白日的喧闹不复存在,只有滚滚江水流向东方,沉寂是大自然赐予的最后画面。

    在“西湖夜寂凉风生,山头一钩新月明”的景致里,宋代诗人李远听到“商声恓悲羽声壮”,离愁随即袭来,“唯有愁端无古今,举刀不断东流水”,他想到的是恋人此时的境况:“深闺兰灯照空床,笛声不如离恨长”,羌笛声音婉转激越,勾出他满腔的别恨:“曲终人散一惆怅,回首江山非故乡”。这是人生的一种无奈,“万事浮云过寥廓,且醉杯中琥珀薄”,一杯烈酒,实际上从未浇熄人间离愁(《仆久客钱塘有吹笛月下者同旅闻之凄然皆有归》)。

    曲终,当然要有音乐,似乎惟音乐方能承载离愁别恨。欧阳修(宋)说:“雁柱十三弦,一一春莺语。娇云容易飞,梦断知何处。”(《生查子·含羞整翠鬟》)赵嘏(唐)说:“曲罢不知人在否,余音嘹亮尚飘空。”(《闻笛》)

    苏轼的《江城子·江景》,将曲终人散的意境推向空灵与遥远,是这一题材的代表作,其词曰:“忽闻江上弄哀筝,苦含情,遣谁听!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忽然听到江上哀伤的调子,含着悲苦,又有谁忍心去听。烟霭为之敛容,云彩为之收色,这曲子好像是湘水女神奏瑟倾诉自己的哀伤,一曲终了,她已经飘然远逝,只见青翠的山峰,仍然静静地立在湖边,仿佛那哀怨的乐曲仍然荡漾在山间水际。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