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8月08日 星期六
第05版:花潮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2020年08月08日 星期六
洋芋花潮

    张永权

    说到花潮,自然会让人想起著名散文家李广田先生创作的美文《花潮》,他在昆明圆通山公园观赏樱花海棠,引发灵感冲动,用花潮一词,抒写出“春光似海,盛世如花”的时代气象。久而久之,《花潮》成为一个时代的经典散文,也成为美文的象征。

    不过在这里,我要写的花潮,却是我们新时代脱贫攻坚战中,在边远山区盛开出的一片气势恢宏的洋芋花潮。那是盛开在贫困山区最美的花潮。

    夏天的骄阳,催开了离太阳最近的洋芋花,把一片又一片的洋芋花潮,推到蓝天白云之上。

    这就是小凉山上的洋芋花潮。

    此时,站在被称为小凉山美丽眼睛的泸沽湖畔,清明透亮的湖水,映着湖岸梯田山地的洋芋花,雪白的、紫红的,把一湖圣水染成了神奇瑰丽的花湖,随风吹起的一波又一波的潮水,使泸沽湖化成了一湖洋芋花潮。要是爬上小凉山上,无论是在牦牛坪,还是在万格梁子山下的菜子沟村,都会被满山遍野的洋芋花潮包围着、亲昵着;都会被脚下深不可测的洋芋花海簇拥着、托举着。洋芋花潮,让小凉山的山灿烂了,让小凉山的水灿烂了,让小凉山的天地都灿烂了。要是登上海拔3000多米的万格梁子山峰,看山下,你会发现,整个小凉山都成了洋芋花的汪洋大海,一阵阵山风吹来,那花的波浪便推成一座又一座动态的花丘花山。那些推波助澜的花潮,仿佛使整个小凉山都滚动了起来。

    望着这气势非凡的洋芋花潮,我眼前出现了被洋芋花簇拥着的两个因洋芋而出名的小凉山人:一个是为培育脱毒洋芋种子的农业科学家李志鸿,一个是带头种植脱毒洋芋而致富,并带动了小凉山广大农民种脱毒洋芋而脱贫的彝族汉子阿苏天喊。

    小凉山纵横整个宁蒗彝族自治县,这里海拔最高达4000多米,就是最低处的县城也是海拔2000多米。全县山高坡陡,沟壑纵橫,峡谷奇险,土地贫瘠,是典型的高寒山区。小凉山,被称为是离大城市最远的山、离太阳最近的山,也是国家级的贫困县。

    不过,小凉山的土质却适合种植洋芋,洋芋成为小凉山人的主要口粮。世世代代种洋芋,日日月月吃洋芋,日久天长,洋芋种子退化,越种越小,越种越穷。有的地方洋芋亩产只有一两百公斤。

    小凉山怎样精准扶贫?怎样精准脱贫?那些在山风中涌动的洋芋花,用最美的花语告诉你:小凉山脱贫致富,还是离不开洋芋。最终全县在产业扶贫上,聚焦在洋芋上。放眼全国,放眼世界,洋芋也会骄傲地说,她的身价在不断高升。洋芋,学名马铃薯,又叫土豆,是营养丰富的绿色食品。它的蛋白质含量极高,有人体需要的8种氨基酸,已成为现代人追捧的美食佳馐。特别是小凉山至今还保持着相当原生态的土质,是种植生态洋芋最理想的地方。只要在全县解决了种子退化的难题,推广科学种植洋芋新方法,把洋芋这个全县的支柱产业立起来,做好小凉山洋芋大文章,不仅可以助推小凉山脱贫,也可使小凉山随洋芋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于是,在农业部、云南省、丽江市财政局支持下,宁蒗县由财政局牵头,首先成立脱毒洋芋科学研究所,一个被称为小凉山袁隆平的洋芋专家李志鸿,带着干粮走访种植洋芋的老农。为攻克洋芋茎尖脱毒难题,他配制的药品精细到只有零点几毫克。他常常在主培室一干几天不出门,失败、成功、痛苦、欣喜中,以自身患上糖尿病的代价,终于培育出了茎尖脱毒的幼苗。雪白的根须,嫩绿的叶片,就像婴儿的小脸蛋。为了让幼苗移植到大焩后多结种,结好种,他到河边挑沙土改良土质,日夜陪伴着这些幼苗成长,一朵朵洁白的小花,闪烁着一位洋芋专家纯洁而辛劳的心灵本色。根须结出的原原种子,闪着玛瑙般的光泽。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就像在小凉山上爬山攀登一样,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高峰,培育出了适合各种土质种植,不长虫、不生病、稳产高产、营养价值高的洋芋原原种子,为小凉山洋芋脱贫迈开了第一步。

    任何新事物的推广,都不是一帆风顺。小凉山的农民,看着那些只有樱桃大小的名叫原原的种子,都摇头而去,还是去种那些亩产只有一两百斤的退化老品种。

    正在李志鸿心急上火时,当时在县财政局工作的普米族诗人鲁若迪基和局领导,约着李志鸿,背着脱毒原原种子,还自己掏钱买了些烟酒、糖果糕点,朝着白云覆盖的万格梁子大山爬去,走进山中的跑马坪菜子沟村,喝山泉水,啃苦荞粑粑,晚上在彝族人家的火塘边,和乡亲们一边喝着酒,一边讨论种脱毒洋芋的好处。但大家望着那些珍珠般的小种子,眼里流出的还是疑问。沉默中一个叫阿苏天喊的汉子站了起来,高鼻梁下的厚嘴唇动了一下,轻声说道,我先种两亩试试,鲁若他们都站了起来,和他一起,把一碗火辣辣的烧酒一饮而尽。但他眼里仍然闪着飘浮不定的光。

    就这样阿苏成了小凉山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也一炮打响。第一年,他试种的两亩地收了6000多公斤。第二年他决定扩大种植的同时,还和鲁若迪基他们挨家挨户去宣传种脱毒种子丰收的经验,但不少人还是说,阿苏是瞌睡碰着枕头,运气好,仍不愿种。阿苏说,你家种一两块地试试,要是减产了,我赔你家的全部损失,于是,菜子沟村就有不少人家种上了新品种。这一年阿苏和种脱毒洋芋的农家,洋芋大丰收,亩产都在3000公斤以上,阿苏家种的脱毒洋芋,有的高达亩产4000多公斤。鲁若迪基还背着这些种子,帮助一个瞎眼的彝族老大妈种植、收获,老大妈捧着丰收的大洋芋,口中叨念着:“鲁若洋芋、鲁若洋芋……”。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终于带动了大家来种脱毒洋芋,菜子沟村也成了种脱毒洋芋脱贫示范村。洋芋,让菜子沟村开始脱贫,外地人开着车来菜子沟买洋芋,或用大米包谷来换他们的洋芋。阿苏说,他们吃的穿的用的住的,都靠的是洋芋,新房、家用电器一应俱全,几乎家家买了摩托,一些人家还买了小车。为把洋芋运出小凉山,阿苏还买了一辆大卡车,他成了小凉山洋芋种植大户和靠洋芋致富的典型,他还被选为菜子沟村的党支部书记。那天鲁若带我去采访他,他拿着手机正和四川的一个买洋芋的老板讨价,声如洪钟,斩钉截铁地说:“就是这个价了,一分也不少,你要是嫌贵,明天江苏的李老板就来全部拉走了。”他挂断电话,忙说不好意思,做生意没有点决断气魄不行。他望着我一脸笑容。他高大的身板和笔挺的鼻梁,显得特别威武雄壮。他还告诉我:现在小凉山人种植洋芋,就是走了一条精准脱贫的大路。过去洋芋吃不饱,现在是洋芋舍不得吃。加上县上推广龙头企业加合作社加农户的种销、加工一体的扶贫方式,每年种出的洋芋,销路不断扩大,连内蒙古的洋芋老板,也来小凉山买洋芋。现在,小凉山洋芋已成为帮助农民脱贫的美丽产业,真是一花引来万花发,不仅宁蒗县,就是在整个丽江市,洋芋已成为助推脱贫攻坚的特色产业,玉龙县太安乡4万多亩的洋芋花海,形成的红色花潮,捲起那一片又一片的雪白花潮,宛若玉龙雪山下的千堆雪,蔚为壮观。盛开的洋芋花,形成的花潮,报道着小凉山脱贫奔小康的喜讯,宁蒗县的另一个脱毒洋芋种植示范区牦牛坪,去年就种植洋芋近5万亩,农民单种洋芋就收入30多万元。牦牛坪洋芋种植大户杨亚方也说:过去糊口靠洋芋,糊不了口。现在脱贫致富靠洋芋,洋芋花开幸福来。洋芋花,是我们小凉山上最美的花。

    听着他们发自内心的话,再望着眼前那些洋芋花山、花海、花潮,我的心里也共鸣着小凉山人的心里话:洋芋花,洋芋花,小凉山上的致富花,小凉山上最美丽的花……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