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8月08日 星期六
第06版:读书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2020年08月08日 星期六
新书推荐
记忆与乡愁
——诗文集《记忆牛寨》读后


    张昌山   

    滇东北盐津古乡牛寨历史悠久,上古地属梁州,文化源远流长,人文荟萃,底蕴深厚。遥想初时,其建制开发,艰辛备尝,先民的开拓精神闪耀着文明之光。秦汉以降,牛寨肩负川滇要隘之重任——它是中原入滇的陆路交通要道,云南出川的重要北大门,其地域虽不甚广大,而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之地理位置却十分重要,历来备受各方关注。

    牛寨是滇东北文化通道上的一个重要起始点,中原文化很早就在这里传播,在这里积淀,不经意间你会发现留存下来的古风古韵、古礼古俗和古语古音。四川文化直接影响牛寨人的语言习惯、生活方式以及民居建筑,而其行政区又隶属云南,“三川半”文化特征十分明显,川人与滇人的优特点常常会集于一身。牛寨人勤劳朴实、聪慧耿直、豁达幽默,而又积极进取、不甘人后。牛寨人信奉耕读传家的古训,坚守忠孝报国的道统。牛寨人爱摆“龙门阵”,从三皇五帝摆到赵钱孙李,当然最爱摆的还是那些属于牛寨自己的古道旧路、文物陈迹、风土人情、汛塘文化、古今人物、名木古树的故事。牛寨人“龙门阵”多,故事和文化就在“龙门阵”里,口耳相传,传之久远,传成了牛寨人敦厚温暖的人文情怀。而改革开放激活了牛寨发展动力,进入新时代,牛寨谱写着经济社会发展的新篇章:产业兴旺、文化繁荣、脱贫致富、乡村振兴、生态文明、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成就喜人;重视教育,人才辈出,为国家为社会建功立业;大兴旅游,打造品牌,盛情迎来八方客,古乡美名四海扬……赢得了“生态牛寨”“文化牛寨”“康养牛寨”等众多美誉。

    文艺界是最敏感最富有激情的。作家朋友们早就在传说牛寨,更想书写牛寨。遇上了一个创作良机,他们便跋山涉水、走村串寨、访贤问老、考碑寻庙,真情感受牛寨,深度阅读牛寨,或以散文诗歌,或以随笔游记,用自己的生花妙笔,尽情书写牛寨久远沧桑的历史,畅叙灿烂辉煌的时代,憧憬更加美好的未来,描绘出山乡天地美景,展现了这方水土养育的这方人的精神风貌。细细品味这部《记忆牛寨》(云南人民出版社2020年2月版),文中饱含作者们的学识才情与审美意趣,跳动着历史变迁和时代前进的韵律,充溢着泥土的芳香和浓郁的乡愁情结。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时代,捧读这么多的美文,真是美不胜收。

    植根于乡土社会的乡土书写,已然成为一种文学创作与学术研究的书写传统,百年来流派纷呈,成就斐然,影响深远。各地方各时代都有自己的书写者和书写特色。上世纪盐津的前辈乡贤陈一得先生(1886—1958)的乡土书写,堪称一种典范。先生系著名的自然科学家,是云南近代天文、气象和地震事业的先驱,被誉为科学界的“鲁殿灵光”。先生也是一位成就卓著的地方史地学者,他的乡土书写,跨越20世纪20到50年代,长达三四十年,涵盖云南省、昭通地区和盐津县域。先生出任分纂员参与《新纂云南通志》《续云南通志长编》的纂修,具体负责《天文考》《气象考》的编纂,同时撰写了巧家、路南、宜良、晋宁等若干县志和《高峣志》的气候部分。早在1919年即著成并出版《昭通等八县图说》,为国民教育提供乡土地理人文教材,为地方建设贡献科技成果。先生古道热肠,对家乡盐津一往情深,曾修纂《盐津县志》,先后撰写多种关于家乡史地的著作,特别是1946年发表的《盐津县乡土史地教材》,是一部盐津乡土书写的经典之作。先生通晓天文气象,深谙地理人文,精心选择县域各“乡镇史志切要者”20个条目,即石门三洞、黎山古刹、天桥瀑布、大佛筇林、焦崖温泉、玄武夕照、凤山晴岚、年余秋月、唐代摩崖、易渡飞虹、师贞夜雷、龙潭霖雨、隧洞春风、石龙云路、妹儿雾鬓、阁道遗迹、幽壑花鱼、花溪鱼跃、古寺晨钟、古渡阳春,并以谨严的科学态度、深厚的文化修养和典雅简约的大家手笔,书写家乡的“历史故实”与“山水名胜”,拳拳赤子心,殷殷故土情,跃然纸上。一得先生和诸多先贤留给后人丰厚的乡土书写文化遗产,我们要继承好这笔文化遗产,要继续书写和不断创作出新乡土的好作品。

    时代在变,社会的乡土性特质在变,现代化进程持续加速。对于变动中的乡土,不会只停留在“重建”或“走出”的学术争论上,惟有“振兴”方能“走出”希望与前途,而我们都在场,是亲历者,我们不但有书写的冲动,更有书写的责任。文化本是乡村建设题中之义,文化力已成为推动乡土进步的无形之有生力量,文化发展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标志。新乡土文化时代已如期而至,新乡土书写任重道远。希望朋友们不要停下手中的笔。希望《记忆牛寨》是盐津乡土书写的一个新开端。希望有更多的乡镇、村社乃至家庭和个人,都动起笔来,编修地方史志,书写乡村风物,记录下所见所闻,抒发出家庭和个人在时代变迁中的真情实感,让那些生动有趣而又意味深长的民间故事不被丢失,让民众喜爱的种种活态“非遗”能够一直传承。社会呈百态,生活显千姿,时光不会老去,记忆可以永存。社会记忆的重要性及其原理与实践早已有高论,而乡土记忆尤为珍贵,不仅可以填补常常被人忽略而又不可或缺的历史空白点,写出视野广阔、细节丰满的真正的社会全史,更能够在记忆中实现文化积累与重构,在记忆中找回文化自觉与自信,在记忆中守护民族的根与魂,在记忆中留住我们的乡思与乡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云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