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花潮 上一版 下一版  
下一篇

把绚烂留给舞台

吴戈

吴岚是云南省滇剧表演艺术家,又是多年中共党员,获奖无数,荣誉称号无数。1992年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高占祥先生为她题字“德艺双馨”。她一直以表演艺术家关肃霜为“从艺为人典范”,是关肃霜的“关门弟子”,在“人品艺品”上,吴岚其实已经把关肃霜奉为“生命的范本”了。关于吴岚的艺术成就和荣誉光环,已经有各种媒体刊载介绍。因此,适逢吴岚总结艺术生涯的重要时刻,我却想说说对她的那些别样的观察所得。

初逢吴岚,是在她调入云南省滇剧院之后。在云南省的文化活动、戏剧界聚会上见过,交往不多,她在陌生人前并不像演艺圈常见的一些具有“表演人格”习性或者善于“融入圈子”的那种“自来熟”,恰恰相反,她显得有些腼腆、拘谨、内敛。但她给人的印象,第一眼就感到是块好演员的料。我一直觉得,明眸皓齿、面如明月、身材颀长的吴岚,应该是“大剧种”京剧舞台上大青衣的好胚子,再加上勤学苦练打下的扎实“童子功”,学戏排戏演戏积累下来的艺术表现能力,在舞台上、生活中都应该是光彩照人的艺术形象和C位的焦点位置。后来,有深入交谈后,才知道她是地方剧种——滇剧的“角儿”。以她的条件,学习闺门旦顺理成章。孰料,她却是“坐科”出身的滇剧花旦、刀马旦演员。但是,她后来又“转益多师”地“跨行越界”。正如她一生挚爱和内心追随的关肃霜“文武昆乱不挡,生旦净末敢跨”的全能艺术人生所显现的情形一样。

1985年从云南省文艺学校滇剧科毕业,分配到昆明市滇剧院后,吴岚很快就挑大梁,在昆明舞台上崭露头角。后来又考入云南艺术学院戏剧系学习戏剧系统知识,两相结合,让她有了腾飞的翅膀。一方面,她在舞台上英姿飒爽,文戏武戏都演,花旦、刀马旦也可圈可点,让观众眼前一亮;另一方面,她开始“触电”,在获得了“飞天奖”“骏马奖”“灵芝杯”等大奖的滇剧戏曲电视剧《南诏奉圣乐》里饰演女主角多诺公主。接着,参演电视剧《带泪梨花》《居委会的故事》《官渡人家》;并在电影《狂龙逞英豪》担任女一号;同时,她不断受邀参加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的“名家名段”栏目的节目拍摄制作。她因为戏剧、影、视、歌坛上显露的潜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音乐剧。1995-1996年,她被借调到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参加儿童音乐剧的排演。她还参加昆明市对瑞士的友好城市苏黎世的文化项目的交流;她也在云南讲武堂穿军装、说云南、讲历史的“扮演性解说”,为云南地方历史文化发声塑像;她致力于滇剧移植工程,在传承关肃霜老师的经典剧目方面下功夫,她移植为滇剧的有《铁弓缘》《白门楼》《盗库银》,以滇剧学演关肃霜老师戏箱名剧《白蛇传》《杨排风》等。在她学艺从艺41年的时光里下苦功、练本领、出真招,成了她的从业本能。

现在,她又从舞台走向教学——2016年开始为云南文化艺术职业学院执教,在教学中她不遗余力。她深知,“创新”必须首先“守正”。培养学生,她把关肃霜老师亲自传授的名剧《铁弓缘·茶房开弓》一折原汁原味地传授给学生段燕芯羽,段燕芯羽参加全国“小梅花”比赛,获得金奖。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二届‘国戏杯’学生戏曲大赛”中,吴岚的另一弟子欧阳铭鞠以《挡马》这一折子演出,获得银奖。20世纪80年代,在关肃霜仍旧宝刀不老地风光在舞台时,就有人发出感慨,怕“关派艺术”后继无人。现在,吴岚把关派艺术传递下去,代际绵延,而且是跨剧种,在滇剧艺术里传承。

她原来有一副好嗓子,文戏武戏皆能,唱念做打亦佳,她完全可以像关肃霜一样走向全能戏曲表演艺术家的境界……可惜的是,三次“声带小结”是她终于不得不告别文戏的“唱功”,她没能够爱护好珍惜好自己。学习关肃霜戏曲舞台上的全能,就成为吴岚“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心态写照。

1986年,中国戏曲界表演艺术家关肃霜去昆明市滇剧院看《扈家庄》演出,那正是吴岚所在班级的毕业大戏。有一幅珍贵照片,是关肃霜给小演员勾脸整妆的情景,那小演员正是吴岚。6年后,她正式拜师成为关肃霜的弟子。学生时代就听说过关派艺术、也看过关肃霜技压群芳的演出,走出校门的毕业大戏演出又获得自己奉为心中偶像、人生楷模的关肃霜老师的亲自指点,幸运之门在向吴岚徐徐打开。一路顺风顺水,两边鲜花掌声。然而,什么时候,换景了?没有问过吴岚,但是,她越到后来,所演的戏是越演越少,因为剧院的剧目生产也是越来越少了。原来的昆明市滇剧院说撤就撤,进入云南省滇剧院,改制前的各种惶惑,重重地堆在每个演员的心头;改制时她又不符合“‘三’五政策”,可以早早退休,到社会更广阔的空间里去扑腾。留下了,留在剧院新环境的适应期又太长。更要命的是:演现代戏为主流的现代地方剧种院团的现状就让她这个花旦刀马旦也有劲使不出来了。常常陷于“献技无门”的尴尬,只能在焦虑中无奈、出勤中积极,盼着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她还积极参加院团建设,承担中共云南省滇剧院演出二团支部书记的工作,做好演员、职员的服务工作,贯彻党的文艺方针和指导思想,稳定院团正常秩序。

但是,无可否认的事实是,她正在淡出,或者已经淡出云南的戏剧舞台。她的黄金年龄与黄金时代大约就是15年。生活变化太快,社会时尚太多。很多时候,幸运相逢,幸运相别,瞬息之间,骤然巨变。鲜花依然绽放,景象却黯然消失。她从暗暗仰慕京剧大家的风范,到关肃霜老师突然来到跟前,花了6年;从终于拜师,成为“关门弟子”,到关肃霜驾鹤西去,只有两个月,命运捉弄人,机会耽误人。学了很多剧目的吴岚,没有充分演够,就要谢幕了;怀着美好憧憬,希望师从名师、成为名角儿的吴岚,刚刚走进关肃霜聚焦的注视下,关老师就溘然长逝了。当然,吴岚的成就,在云南戏剧界、院团上下,都没有忘记她这位戏剧影视歌坛多才多艺的演员,给了她很多荣誉。她在鲜花掌声夹道的时候,还谦让过参加戏剧“梅花奖”的评奖机会,被说服的理由是“太年轻了,还有机会”。年轻真好,她选择了谦让。如今,吴岚已不年轻,她还能“折腾”吗?我想是能的,到戏剧教育的“准梨园”里,扑腾出一片新天地来。让花旦的妩媚娇俏、武旦的刚健英武、关肃霜艺术的全能高超的技艺与守正创新的艺品,在学生当中绵延不绝地传递下去,发扬光大。那,是一番新的人生景观,必然赏心悦目。

  • 把绚烂留给舞台

  • 东方大裂谷与金沙湖

  • 报头

  • 梦幻般的动车

  • 纵情怒江

  • 老师好

  •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